2015年8月23日

那曾經是她心中的夢幻公司,為何卻在一年後閃電離職...

幾個月前,我奔跑進一間咖啡廳,在書櫃旁找到她靜靜敲打電腦的身影。

她是我大學認識的好朋友,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她是個很迷人的女孩。

當我們都還在讀書時,我們常常做許多瘋狂的事情,曾經一起舉辦過近百人的派對、曾經討論不到一小時就訂了兩張廉價航空飛往國外、曾經共同撰寫部落格、也曾共同舉辦讓人又哭又笑的工作坊。

我們都是很喜歡去感受「自己的感覺」的人。

這讓我們比起一些人更經常性地去執行那些迸入腦海的點子,而那些千奇百怪的點子也讓我們生命中多了些隨遇而安。於是,無論她說想做些什麼事時,我常常會笑著說:「好呀,需要幫忙嗎?」(當然,我應該也對她說了不少怪點子。)

她熱血,卻不失溫柔的沉著;她有創意,卻同時有著理性的執行力。

不適合的環境,不會讓人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記得她畢業之際,她問了不少關於我當時當交換學生的經驗,並且告訴我,她也想出國當交換學生。後來,她很順利地申請上了一間學校,還因此辦了延畢申請。沒想到過沒多久,她卻放棄了她本來的出國計畫,進入了一間頗有潛力的新創公司。

在我知道那消息時,我詫異了一會兒,因為我知道她是那麼喜歡旅行的一個人。能讓她放棄旅行機會的工作,想必非同小可。當她說她的直覺告訴她應該接下這份工作時,我也就知道,她應該已經想了很久很久了。

於是雖然驚訝,我卻很為她開心,因為她遇見了讓她心動的工作。

很快地,一年過去,她端坐在咖啡廳中。認真地告訴我,她離職了。
圖片來源

聽到的時候,我其實咖啡差點噴出來。因為沒多久以前,她才剛完成她在公司裡的一個大案子,很多人都為那個案子的成果而拍案叫絕。

是什麼讓她想離職呢?

將近五個小時的聊天,她說,是組織文化的問題。

像是男女關係中,曖昧到確認關係後,彼此才慢慢發現原來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並不像一開始想像的那樣,完美般配。於是甩甩頭,她很快地離開了這份工作。但這次的轉換跑道,她卻是憂心忡忡。

「待在一個不適合自己的環境,並不會讓我更清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待在不適合自己的環境中,好像也會出現一種社會化,那是漸漸適應生活中充滿不喜歡的文化,然後漸漸忘記什麼是『充滿熱情』的狀態。」

她確認了一件事情,她並不那麼喜歡她所做的那份工作。

但是,究竟她喜歡的是什麼呢?



空白的時日,讓我們更容易想通


她曾經在學校時期寫過許多文章,她談著人們應當擇己所愛,但是工作一年過後,她卻也失去了人生的方向感,在這一個轉捩點上,停滯著不知該如何前行。

她告訴我,兩個月後,她想申請澳洲的打工渡假,給自己兩年時間,去找找自己喜歡什麼。

而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她兼了三份工作,閒暇的時候讀點書、開始晨行運動、重新寫點文字,並且開始學些設計。

兩個月過去,她再次在我面前,告訴我她在其中一份無薪兼職的工作中,看見了創辦人在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時所散發的熱情,讓她發覺,原來把生活的重心放在別人身上,協助別人解決問題、聆聽別人訴說他們的需求,竟然也能讓她自然而然地發現她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

兩個月後,她再次準備好,要全職走入這一份尚無薪水、且富有挑戰性的非營利工作中。

從熱情四溢的畢業階段到期待落空的第一份工作,再從徬徨茫然的自由業身分到全職加入一個從零開始的非營利組織。這段過程中,她並不是靠著飛去遙遠的異國找到人生新的方向。
圖片來源

一段浪漫的旅行並不是在尋找人生方向當中的必要元素,只是,旅行中特別多空白的時日,是這些事情,讓我們在尋找人生方向的過程中,變得比較容易一些。

當我們擁有一段空白的時光,我們會不得不經常地跟自己說話,然後在每一段空白的日常生活中,想著下一段空白出現時,我們該做些什麼。

而當我們自然想到的事情不再是休息與療傷時,那些自然冒出的渴望與想法,可能就會是人生中重要的下一個方向。

此時,捲起袖子把手弄髒,嘗試把那些渴望與想法具現化,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其實就已經開始成形。

當我們感到迷茫時,可以先不要吝嗇地送自己一些空白的時刻。

若有任何新的想法與點子時,再試著把時間分給其他人,用實踐的方式。並在嘗試實踐的過程中,慢慢挖掘那些衝動與渴望是從何而來。

┌───────────────────────────┐
   MBAtics & 張希慈(希希)
興趣是愛上別人,專長是在別人不愛自己的時候還能讓自己活得好好的。
同時也是「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創辦人,相信當個勇敢愛冒險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夢想是讓全世界的快樂指數高一些,這樣走到哪都有笑聲,多美?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0823ann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