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1日

從小到大都以為有了「光環」就可以大聲說話,但我錯了...

從小到大,我以為只要頭上有光環,講話就可以比較大聲。

我把我的無力感歸咎於自己「缺乏光環」:光環可以是獎狀、可以是成績、是考上學校、是找到好工作;我極盡所能的追求這些,冀望用光環來弭平我的不安全感。
圖片來源
我覺得,只要有光環,我的聲音就可以被聽見。應該說,有光環的人,他們的語言的重量就更重,進而他們的影響力就更大,他們就更有力氣去握人生的方向盤,在職場在生活上可以輕而易舉的航行。

但我錯了,光不光環跟意見,跟想法,跟影響力是兩碼子事。光環跟自己要怎麼過自己的人生,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到頭來構成自己生命的,其實就是日常。

你每天做了什麼?跟誰說話?有沒有克服任何挑戰?有沒有進步?有沒有對愛的人表達出關心?

長年追逐光環的結果(說光環還真是抬舉了自己,其實追求的也不過是那些人云亦云而已),讓正值quarter-life crisis的自己還真的迷失了方向。

進入職場以後,發現人生就是無止盡的堆疊。


知識的堆疊,人際的堆疊,挑戰的堆疊,能力的堆疊。每個在夜晚閃亮的辦公室,都住著那些堆疊著的靈魂。而自己到底要登高到哪裡?我答不出來。

我以為只要爬到一定的高度,視野就會明亮,我會像卡通裡面的角色一樣有個「阿哈!」的moment,然後找到下一顆星星去追。

但隨著年齡增長,我僅僅覺得自己身處雲霧繚繞,山路上小徑橫亙,沒有人告訴我要往哪裡走。
一個case接著一個case的做,手上累積的雕蟲小技隨著時間的過去愈來愈多,偶爾有些領悟,但是偌大的背景還是我的quarter-life crisis,覺得自己像個背上背著食物在白色地板上爬行的螞蟻。

我盡可能的讓自己充實。


工作上想辦法承擔更多責任,人際上努力交更多朋友。但是每天盯著圖表的雙眼還是失焦;我無法不理會我白色背景意味的巨大空洞。

迷失了好幾個月,我依然找不到方向。


我的人生故事從「累積光環的華麗冒險」,變成了「在白色地板上爬行沒有方向的螞蟻」。(我想像一個背著行李箱的小螞蟻,手上還舉著一個小牌子「help!」)

那個華麗的找工作冒險已經結束,我以為我走到了happy ending;但是人生的肥皂劇沒有結局,我的第二季被迫開始(我連腳本都沒有想好,就開拍了!)。

這個階段是長是短我不知道,結局難以預料,劇情可能灑狗血(目前考慮閱讀那些「Quarter-life Crisis Guide – FREE!」)不過管他的,飯還是要吃,日子還是要過,每天嘗試新的事物,接受不同的打臉,累積更多的彈藥。

就像電影絕地救援(The Martian)裡面一點一滴種馬鈴薯的男主角,I will figure it out。


┌───────────────────────────┐
   MBAtics & Sprinkles & Suits
我是Fiona,台大國企系畢業的學生,寫這篇自介時我正在美國讀金融碩士。我的經驗與智商皆普普,但卻有顆憤世嫉俗,阿不是,是雄心壯志不安於現狀的心,想要出國看看這世界到底有多大,自己可以走多遠。所以here I am,除了書寫排解寂寞,更希望把所見所聞分享給大家,或許這些片段的資訊能夠對於讀者有那麼一點點娛樂的作用吧!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FionaLin@sprinklesandsuits.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