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勇敢是怎麼訓練出來的?」其實,我只是不讓自己退縮...

女孩怯生生地走到我面前,靜靜佇在一旁等著我和一名老師寒暄遞換名片。在一場演講結束後,與長輩的寒暄總讓我又是無奈又是慶幸。

一方面,沒有師長的支持,這些與學生們的溝通真的不容易發生。但一方面,維持與師長們的關係,又讓我少了一些時間與機會和學生們做更深入的溝通。好不容易,結束了寒暄對話。我轉頭看向女孩,滿臉地歉疚。
圖片來源

「你好,我剛聽了你的故事,我覺得你很勇敢。我想問你,勇敢究竟是怎麼訓練出來的?」一頭柔軟長髮,皮膚白淨的她,用揉和了夢想與怯弱的年輕嗓音問道。

我看著她,她帶著一頂小小鴨舌帽,頗有小藝術家的架勢。

她遲疑地繼續把問題說完,「我很喜歡唱歌,有很多人說我的聲音唱英文歌會很好聽。但是我的英文真的很差,是那種連基本的單字都發音很奇怪的那種差,更遑論要我上台唱英文歌了。我該怎麼辦?我不想放棄唱歌的夢想,但我又克服不了語言的障礙。」

我想起三年前,那時候的我,剛經歷過在北京大學當交換學生,終於開始有點信心可以說英文(不要問我為什麼會在北京說英文,北京的國際化已經不是開玩笑的深入了,在北大附近處處可見韓國人...)。

有了一點信心以後,為了把英文能真正融入生活,於是我到了紐約住了三個月。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在非中文環境中長期生活,日常生活中所有事物都變成了英文,我才開始意識到,原來我在台灣生活時,也不是完全依靠著中文在生活。

為什麼這樣說?因為M。

我與當時在剛認識的語言交換學伴M約在Burger King門口。M是名紐約客,白皮膚的他有顆黃皮膚的心,特別喜歡中國的故事。但當我們見面時,我才發現他的中文差到完全無法與我溝通。於是雖然名為語言交換,卻比較像是用英文交換彼此的文化故事。
圖片來源

我是他第一個認識的台灣人,或是在那之前,他從來沒有意識到台灣人並非中國人。

於是,為了跟他解釋台灣為什麼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如此曲折離奇,我決定從1895那年的故事開始說起。

甲午戰爭、日本殖民、國共內戰、國民黨撤守台灣、戒嚴、解嚴...,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我開始發現,儘管我從來沒有在台灣學過這些名詞的英文,但是用著我僅有的單字,配合上各種手勢、表情與圖畫,我總算是解釋完畢國家與國家之間彼此複雜曲折的關係。

後來,我再拿出手機找出wiki維基百科上的詞條,一邊筆劃著手機上的資訊,一邊說明我剛提到的故事是對應著哪段歷史與名詞。

當我們突破了歷史分析的全英文對話,我們開始聊起美國與台灣當代的社會運動特色、我們最喜歡的中式美食...,那天結束時,我確實累透了,但是卻也獲得了太多珍貴第一手的經驗故事。

我終於親耳聽過一名紐約客談起他們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也終於了解作為美國人,他們對於兩岸關係的看法與感受。

從那天起,我們經常聯繫。後來不知不覺地,我們聊到了彼此人生經歷、優缺點、興趣、工作與夢想。於是,我們就這樣在語言不是很通順地情況下,交・往・了。

跟他交往後,我最常說的一句話大概就是,「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每次都可以理解我?而我竟然也都可以理解你!」

當交往後,所有的生活都成了話題,有更多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的詞彙(比如各種食材),翻譯機成了我們交往中必備的app,但更多時候,當沒有了網路或手機,我們只是用更慢的方式對話。慢慢說、慢慢聽,然後慢慢答,愛,也就慢慢深入生活。

有一次,我們倆人走出公寓,準備要去一趟長途旅行。當我們出發以後,我看著包包後愣了一下,立刻罵了一聲髒話。M立刻笑著說,「你是不是忘記帶球鞋出門了?」

我震驚地說不出話,我怎麼不知道M還有預卜先知的能力,「你怎麼...怎麼知道我是忘記帶球鞋?」

M用很有自信又欠揍的表情說,「我是你男朋友,怎麼會不知道。」

我不甘心,硬是磨著他要把猜出答案的根據交代清楚。

M這才認真地回答我,「你平常有晨跑或夜跑的習慣,但這次你的背包那麼小,明顯球鞋塞不下去。而我們這次是長途旅行,明後天你要跑步,但我們又已經出門了,你當然會很氣你自己怎麼那麼粗心呀。不過這次旅行,我們可以多用走的來增加運動量,這樣就不用氣了,好嗎?」

 不需要語言,他也知道我想說什麼。 後來,我回到台灣以後,我們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用視訊對話。每當我心情不好打給他時,我總會在電話接通後,安靜幾分鐘。他也總是會在看到我表情後,任性地自己下結論,「工作又不順利了,想要說說嗎?」

只是那樣的任性猜測,幾乎是百發百中。

「你怎麼又知道我心情不好了?又知道我是因為工作才心情不好了?」

「你的反應都寫在臉上了,而能讓你如此煩躁的,除了工作跟MC之外,還有其他的嗎?」他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總是讓我覺得我在他面前宛如透明似的。

這些日常中的小故事,一次次讓我知道,人與人的溝通有太多關於語言以外的工具。你的表情、你的習慣、你的夢想與價值,都會影響人們對你的理解。彼此的關係越深,語言的價值越低,非語言的溝通工具越重要。
圖片來源

若是,我能先建立起彼此的關係,或許我就不再那麼需要語言了。自此之後,建立關係成為了我最重要的生活課題。

「究竟別人喜歡你的歌,是因為什麼呢?是因為咬字標準?還是因為你用心唱歌?如果咬字標準才能唱歌,現在一堆華語歌手都該收拾東西回家了。那如果中文發音不標準也能唱中文歌,英文發音不標準為什麼又不能唱英文歌呢?」

「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我的夢裡,我的心裡,我的歌聲裡。」你的歌聲裡,一定也有那些超乎語言的存在,才會讓人印象深刻而喜歡,那才是最重要的。

當你已經具有那些最重要、最有價值的能力,為什麼要為了次要能力的不自信而退縮呢?
┌───────────────────────────┐
   MBAtics & 張希慈(希希)
興趣是愛上別人,專長是在別人不愛自己的時候還能讓自己活得好好的。
同時也是「城市浪人」流浪挑戰賽創辦人,相信當個勇敢愛冒險的人才有辦法改變世界。
夢想是讓全世界的快樂指數高一些,這樣走到哪都有笑聲,多美?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a0823anny@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