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

走一趟「以巴」教會我的事-所謂的「世界和平」為什麼不存在?

以色列,一個我從未想過獨自前往的國家,但在我土耳其的交換生涯中,仍下定決心獨自前去一窺這個既神聖,卻又悲傷的地區。 

然而,一個單身男子前往該地,事實上是不被官方當局所歡迎的,但在經過重重的檢驗關卡後,仍讓我踏進了以色列的關口,來到了這座猶太教、伊斯蘭教以及基督教共同的宗教聖地。

歷史上的猶太民族-流離失所的過去與現今的統治


在我來到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前,也算是做了不少功課,希望自己可以從不同的歷史故事中挖掘這塊土地最真實的一面,因此透過維基百科以及不同網站的描述,好讓我可以從完整的歷史角度去理解當今以色列的現況。

而在研讀相關的資料後,如果從整個歷史的角度來看,我認為猶太人現在能夠在以色列擁有統治的權利,應該可以稱做上輩子的福氣吧!

從西元前600年的巴比倫囚禁,羅馬帝國時期、伊斯蘭崛起、十字軍東征、鄂圖曼土耳其、一戰後的英國統治,到二戰的大遷徙與1948年的獨立建國,在這樣的千年歷史中,巴勒斯坦這塊地不僅經過了不同文化的洗禮與戰爭的摧殘,這塊希伯來人(猶太人)的家鄉,卻因為種種的歷史因素使的原本住在這裡的希伯來人們流離失所,直至1948年才回到這塊土地上強勢的統治。

因此在了解猶太人的血淚史後,我認為,我並不能直觀的說猶太人侵占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是錯的,因為在千年前,這塊土地確實是猶太人們的家鄉之地,只是他們的方式和手段卻也令人髮指。

被世界隔離的角落-巴勒斯坦 West Bank


巴勒斯坦自治區-也就是現今的約旦河以西與加薩走廊,在世界的主流價值中,很多人認為這些地方是恐怖主義的溫床,而以色列為了保障猶太人們的安全,在獨立建國後,以色列在以巴的邊界,用一座座巨大的城牆將巴勒斯坦自治區框了起來,也就是現在的約旦河以西地區-West Bank與加薩走廊。

這讓我聯想到了日本知名的動漫-進擊的巨人,從以色列和世俗的眼光而言,這一座座的城牆,就是世界為了抵禦城牆另一邊的巨人怪物,只是這次是人類把這群巨人圍起來罷了!

不過在我走了一遭巴勒斯坦後,又是什麼樣的感覺?


雖然只踏進了一天的伯利恆,但整天下來,卻讓我感到意外的漫長。當我一下車後,先是計程車司機們積極的向我推銷他們的方案,接著又遇到了一些非計程車司機在路上攔下我,說只要多少錢就帶我去看什麼景點等等,這讓我必須更集中精神且小心翼翼的走在伯利恆的路上,就深怕一時的大意讓自己陷入了困境。

即便我知道他們可能沒有惡意,但一個人獨自在異地,卻也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同理心,不過這趟旅途中,真正壓到我喘不過氣的,其實還是那個「看得見」的邊界-無止盡的以巴高牆與塗鴉。 

在一個在平凡也不過的平日下午兩點,太陽仍高掛在上,但鳥無人煙的路面以及經歷無數打鬥痕跡的城牆一座座的豎立在我身旁,搭配上一幅幅諷刺與革命的塗鴉,我就像走在了戰爭過後的死城之中。 

我想,在我獨自經歷的許多旅程之中,這是最讓我感到害怕與不安的時刻了吧!那種無人之境的肅殺氛圍,就深怕在哪個高處,正躲著瞄準我的狙擊手,又或是黑暗的角落中,躲著一群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行為的人。

還好就在我回程時,走到了一個充滿孩子的小村莊,小朋友們很興奮的看到我並親切的和我打了招呼,雖然當時並沒有完全卸下心防,但至少在精神上,也相對的放鬆了不少。

偉大卻悲傷的歷史傷痕-遙遙無期的和平之日


巴勒斯坦地區之所以偉大,在於它擁有千年的宗教歷史背景,無論是喜是悲,這塊地在人類的歷史上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 

在宗教聖城-耶路撒冷,你可以在同一時間看到三個宗教的傳奇建築與文化共存於一個古城之中,包含猶太教的哭牆、伊斯蘭的圓頂清真寺,以及傳說中耶穌復活降臨的東牆城門。

而在巴勒斯坦的 West Bank 中,你也可以看到他們如何在隔離世界中,如何持續的維持屬於自己的生活模式,但在這看似和平共處的狀態之下,以巴雙方卻仍處在一種緊張與肅殺的氛圍,只是看誰要引爆那條還沒被點燃的導火線罷了。 

這讓我想起,在土耳其的交換生活中,一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回教徒和我說道:「神愛世人」,而在我到以色列旅遊的過程中,一位來自美國的基督徒在教堂禱告完畢後也和我說道:「神愛世人」。

即便如此,但弔詭的是,歷史上的宗教戰爭中,卻又充滿著剷除異己的思維模式,即便至今世上的紛紛擾擾,不也是這樣的情況嗎?

我想,這世界本身就存在著太多不同類型的人,有些人愛好和平,有些人則是左派與右派的極端分子,加上存在著無止盡的壓迫與被壓迫的統治利益與奴役階級。 

當然,每個宗教都有自己的信仰與價值,或許他們主張和平相處,或是認為神的降臨,就是天下太平的那天,但我認為,無論再過多少個世紀,人類世界終究無法迎來真正的和平,因為歷史告訴我們,世界和平的條件,並不滿足真正的人性。


┌───────────────────────────┐
MBAtics & MBA104 陳柏彣 
就讀中山大學MBA,我一生中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成為一個正面影響力的人,也許在某個將來,我會是一個商人,一個影像工作者,又或是政治人物,但我一生的所作所為,都會圍繞在這個願景,努力並實踐。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toothpaste.chen@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