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5堂最「傳奇」的服務業課:不是讓顧客愛死你,而是先搞定員工

0 意見
「你們之中有多少人『討厭』自己的工作?」
凱希把手放下,卻驚訝地發現幾乎所有人都高舉著手。

33年前,肯‧布蘭佳的《一分鐘經理人》(One Minute Manager)揭示管理學平易近人的一面,在肯‧布蘭佳的筆下,管理學化做一個個行雲流水般的故事,小說筆法推近故事的同時,也將管理學的理論一個個吐露出來,讓你在看完故事的同時,也學會了管理學。
圖片來源


33年後,肯‧布蘭佳又再度出擊,這次,他將故事的場景,設定在服務業中。

這次,肯‧布蘭佳新書《ICARE!傳奇式服務,讓你的顧客愛死你:肯‧布蘭佳大師的銷售祕訣》,小說透過一位大學打工族凱希作為主角,並透過凱西的故事,介紹傳奇式服務。

凱希利用課餘時間到連鎖賣場擔任店員,而這家店面臨了強勁對手即將開店的威脅,店內員工人心惶惶,企業中散佈著一股即將發生某件大事的緊張氣氛,同時,凱希修習了一堂名為「傳奇式服務」的課程,故事中,凱希即將學習到完美的服務業人員訓練,以及如何將內部顧客、外部顧客一網打盡。

而也因為這堂「傳奇式服務」,使凱希的一生徹底的改變了。

什麼是傳奇式服務? 


乍聽到這個新鮮名詞,可能會有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其實,傳奇式服務就是一種完美的服務的代稱,故事中的教授就如此定義: 傳奇式服務就是,持續提供理想的服務,讓顧客一再回流,如此可為你的組織創造競爭優勢。

簡而言之,就是提供好的服務,讓顧客非常愛你,愛到擁有忠誠度,不斷回頭至店家中持續消費。最經典的例子就是史蒂夫‧賈伯斯的蘋果公司,他們持續提供理想的服務(提供iPod、iPhone、iPad、iMac),顧客幾乎每一年就回流,再次購買新一代iPhone,蘋果這家公司也因此創下了美國股市天價。
圖片來源



然而,肯‧布蘭佳提醒:當你打造了一個激勵員工的工作環境,你就會得到顧客忠誠度。 

這句話由故事中的授課老師哈特利教授口中說出,他更進一步講出:「卓越的公司非常清楚他們最重要的顧客就是自己的員工,包括受雇的員工與經理人。如果領導者照顧員工,鼓勵他們聰明工作,員工就會特別花心思去照顧顧客的需求。一旦如此,顧客就會想要回來光顧,而這就確保了公司的獲利。」

2015年5月26日

醜話說在前頭:當國際志工對「找工作」根本沒幫助,甚至還...

0 意見
許多朋友都知道,我在2013~14年有九個多月的時間在東非的肯亞當國際志工,網路上說當志工有多好、多有收穫的文章從來沒有少過,所以在此也不想再贅述…
上週在一場演講中,最後的QA我被問到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也想去非洲當國際志工,不過最近看了貴網上的《醜話說在前頭:國際志工奉勸熱血青年不要做國際志工的9個理由》,想知道您贊同這篇文章的觀點嗎?」

先不談我怎麼回答他,不過其實當初看完那篇文章之後,我第一個想到卻是當初從非洲回來求職的歷程:

還記得那時候回到台灣,打定主意要進媒體業,雖然我大學念化學、研究所念MBA,但是因為曾經創辦過文字為主的網站,在學與非洲期間也累積不少文字作品,於是很幸運的得到許多學長姐的幫助,把履歷直接丟給我有興趣的幾間雜誌社社長、總編輯手上。

還記得我等了快一個多月都沒有下文,也曾經開104胡亂的丟了好幾封履歷到各大媒體,不過當然也是沒下文…

在那段非常挫折的日子裡,我請教了一位在某知名雜誌社工作的學長,請他把我履歷給公司的前輩或是人資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我的疏忽或是沒意識到的失誤,沒想到前輩的回應居然是:
「你的履歷很棒,但就是因為你的履歷『太漂亮』了,所以反而是個問題…」
之後我有機會到一間社會企業與對方總編輯請益,得到不少勇氣,隨後也終於獲得另一間雜誌社社長的賞識,算是短暫的拿到人生第一份工作,不過只是個Part-time。

後來我才慢慢了解到履歷「太漂亮」背後的意義(當然沒有被找去面試還有很多的可能性,可能對方沒缺人、我真的就是不適合、有更有優秀的人選…),不過就一間公司的立場,大多是想要「穩定的人力」,所謂的穩定大多指的是「忠誠度」「聽話」的概念。

一個曾經「出走」過的人,骨子裡其實留著是叛逆、跳tone的血,當然更別說我們出去獲得的那些經歷,跟求職的工作相關性有多高(大家心知肚明是頗低的,除非你去找NPO…)所以對自己身邊的朋友、家人來說,我們看似很酷、很有想法、可能擁有別人一輩子都不會有的經歷,但是站在老闆的角度,那卻可能是他 / 她最不期望在「理想員工」身上看到的履歷(沒有公司想要把人培養起來就跑走了)。

月經題1:為什麼要去當「國際」志工,台灣難道不需要幫助嗎?


這個問題大概10次有9次會被問到,從我自己心中規劃要去肯亞,一直到踏上非洲大陸,甚至到回台灣後還是都會不斷地問自己,並不是說這個問題把我問倒了,而是我真心覺得這是個好問題,值得不斷的提醒自己去反思、去檢視自我的好問題。

2015年5月25日

做了「不適合自己」的工作有什麼好?我學到原本不可能得到的...

0 意見
今天想向大家分享,若選了不適合自己的工作,將會有什麼下場。

我,一個有數字恐懼症的人,先做了會計師,後又進了投資銀行,而且一待就十年。而且數字恐懼症在這十年裡只有很輕微的改善。
圖片來源

假若,你所選擇的工作不適合自己....


從事自己不擅長的行業,原因無非穩定、有錢賺、有社會認同。

但是做一件自己不擅長的事情真的很可怕,對我的性格和生活也造成很多負面影響,所以我毅然決定離開收入豐厚的金融業,目標全職作家。

乍聽之下這不過是另一個塞滿網路版面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小故事吧?非也,我想從另一個角度,比較一下做不適合自己行業的得與失。

不適合的工作,卻讓我學到原本不可能學的東西


我自己的經驗是「就業時,若僅考量穩定而非自己想做什麼或擅長什麼,結果就是拿自己的弱點跟別人的優點競爭。」

我本來是個恃才傲物的人,看不起狗腿和講話油呼呼的人,但是在一個專業全靠數字建立的世界裡,有數字恐懼症的我可恃的才不見了。

我再也沒有高傲的本錢,我必須放低身段,忍受奚落,有時甚至求上司再給我一個機會。在看似悲慘的職涯裡,我卻學到一些原本不可能學到的東西。

首先,我學會放下自己的主觀意見,就事論事跟別人溝通。


2015年5月22日

社會企業=慈善事業?不賣故事和同情,而是用專業創造商業模式

0 意見
社企創業的馬拉松是孤獨卻充滿社會使命的過程。活水社企開發共同創辦人陳一強於社企流三週年論壇與四位平均創業五年以上的社會企業家,暢談創業的酸甜苦辣。

主持人陳一強與四位社企創業家有志一同地認為,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帶著一股解決社會問題的使命,持續披荊斬棘地前進。
圖片來源



不賣故事和同情 社企用專業創造商業模式 


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主任張英樹表示,社企創業家需看到自己與社會問題間的連結是什麼,才能穩定地堅持信念,而本身同為身障者的張英樹想做的事,即是持續開發身障者的就業機會,將身障者當作家人,帶給他們對生命的自信,讓身障者可以跟一般人一樣地生活。

他強調,勝利賣的不是故事、不是同情,該公司接觸市場的手段是專業,透過滿足客戶的需求進而得到市場的認同。

多扶接送創辦人許佐夫亦認同上述說法,他認為多扶與其他服務業無異,僅僅是發現一項社會需求後,建立一套商業模式,讓乘客付費因而得到有尊嚴的服務。

他認為,多扶沒有退場機制,因為多扶明白,台灣有七千至八千個家庭需要多扶的協助,若因為太累而放棄,這些家庭將無從持續得到服務:許佐夫帶著這樣的社會使命感,未來的目的即是要把多扶的商業模式做起來,讓年輕人看到多扶獲利,也願意投入身障服務的行列。

2015年5月19日

為什麼我們總是羨慕別人的好?其實是「怕自己做不到...」

0 意見

歐洲回來後,和三五好友相約聚餐,半年,180個日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的距離,大家伙的轉變卻是明顯的。

我們的話題一開始不外乎是大家對歐洲艷羨的眼光,此起彼落的「哇~去歐洲好好喔,巴黎很浪漫吧」、「可以看極光真的很忌妒耶」、「在那邊吃東西很貴吧?」但漸漸的就轉移到了各自的工作,順利兩年畢業的同學們都已邁入職場,有令人稱羨的日商、福利優渥的外商、前途看好的科技公司。
圖片來源
A同學在日商工作,工作需使用大量英文;B同學進入傳統大廠,要先南下三個月接受訓練;C同學在科技業工作,短短半年職位攀升。大家嘴裡分享著工作內容,時不抱怨工作辛苦錢難賺,雖然感覺很辛苦但我知道他們都樂在其中,因為每個人的眼裡都閃耀著光芒。

相較下的我就像是批著糖衣的甜甜圈,鍍上一層國外的經驗,實質還是個在寫論文拼畢業的研三生。



那天後,我發現自己不自覺的會去搜尋同學們的臉書動態、INSTAGRAM,如果那一天A同學Po了在會議廳一整天討論的照片,我就會跟我的閃光說:「她好厲害喔,怎麼這麼強,我也好想要有那樣的機會。」;隔天C同學Po了從書上截錄一段砥礪自己的話,我就會變成說:「感覺C同學很受長官重視,每天都派新任務給她,現在能力一定很好。」

每天,我的目光都是追逐著她們,心裡不斷的艷羨。

這樣的日子有了兩個多禮拜,有一天閃光實在是受不了我天天在那說誰好誰好了,他問了我一句話:「你真的想做那樣的工作嗎?」當下我愣住了,晾了五秒才答出話來,其實我一直知道自己並不想做這三位同學的工作。

2015年5月18日

「人離鄉賤,物離鄉貴。」但印尼女孩的畢生夢想卻是來台幫傭...

0 意見
還記得,母親節那天臉書世界充滿了愛,看著大家吃大餐送鮮花的照片,我問家裡的小安妮,有沒有text遠在印尼的媽媽,祝她母親節快樂?

她說:「I’m sorry….Everyday,everytime is more than mother's day to me...Everytime i can show it to her...Everytime i can pray for ...我也愛你,姐姐,和你的家人」

她是安妮,今年24,來自爪哇,高中學歷。來台灣賺錢是為了幫哥哥買機車、幫媽媽蓋一棟房子,以及幫爸爸完成到麥加朝聖的夢想。

我們喜歡帶她一起全家旅遊、帶她認識台灣文化、教她中文,聰慧的她學習能力非常快,每天用中文寫日記!常飛印尼的我,喜歡幫她買些家鄉零嘴讓他解解思鄉之愁。

在家裡我們跟姊妹一樣,連我跟媽媽吵架都會找她抱怨,超聰明的她時常用她多思念家鄉的母親那套讓我心懷愧疚。

我們喜歡談論宗教,我常請教她可蘭經的內容,然後比較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理念的不同,她還曾經花了一整晚告訴我ISIS組織不是回教組織。

有次我飛長班回來好累倒在沙發上,她會問我可不可以放一首relax的歌給我聽?我說好啊!結果放出來是嗯嗯阿阿的伊斯蘭教歌曲,讓我無奈地大笑然後在嗯嗯阿阿的歌詞間睡著。
圖片來源

來台灣幫傭一直是印尼偏鄉女生的夢想?


她說三年前的她跟一批批『進口』的印尼移工沒什麼兩樣,到台灣時她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分配到哪裡,會是怎麼樣的家庭?老闆會是怎麼樣的人?要照顧老人還是嬰兒?

她說:「捏著大腿跟著大家走就對了」  

2015年5月14日

獵人頭公司實習4個月後:原來學歷不是決定我們未來的敲門磚...

2 意見
「一個好的顧問除了Talent(天賦)、Passion(熱情)、最重要的是你要持續不斷Hard-Working(認真工作),這些元素至少兼具兩者才可以在迅速變動的顧問行業中遊刃有餘。」一個在HRnet One公司做了幾年的資深Consultant是這麼跟我說的。 

還記得當初會選擇加入HRnet Consulting Taiwan的理由純粹是因為在某就業講座與一位業界資深顧問的巧遇,當時他用很不屑一顧的態度告訴我:「不好意思,我只認識我的顧客!至於你,以後再說吧!」如此的一句話讓我大受打擊、也持續反思自己對於關係的所有期待,不過慶幸的是我沒有受挫、只在最後告訴自己:「我有朝一日要成為比你更優秀的顧問。」也因此,開啟了我在HRnet One的實習生涯。

獵人?顧問?分享開始前,先介紹Head Hunting Firm:新加坡和樂網諮詢 


新加坡和樂網諮詢又名HRnet One(以下簡稱HRT),創立於1992年,在全世界八個國家,有超過千位以上的專業顧問,與其他獵人頭顧問比較不一樣的是HRT主要著重在高階人才(Senior Talent)的職涯規劃與諮詢。 

HRT的客戶範圍很廣,無論大家朗朗上口的FMCG、Retail、Start-Up、Health Care、Luxury、又或是新鮮人鮮少聽到的IT、Semi-con、3C、Cosmetic、Banking...等。簡單來說,只要你想的到的產業、想的到的職位,無論Marketing、Sales、Regular Affair、IT、HR、Supply Chain、Trade Marketing..等各部門、各職位,HRT都有負責! 

可說是業界業務範疇最全面、最廣的人力顧問,但也因為如此優秀的表現導致業界流傳許多關於HRT的可怕惡名,也讓我在進入公司前被許多外商公司的好友碎念了一翻!其中這些留言包括HRT的人講話都很不留情面、HRT工作場地很惡劣、HRT同事講話很直接、HRT工作很Tough又很累...等,也因此讓我在接到錄取通知的當下又驚又喜、五味雜陳。 

到底是Runway Show還是顧問公司?「美貌與專業」兼具顧問團隊 


在HRT我每天八點半上班、五點半下班,中午約有1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也因為家裡住得比較遠,我每天六點半就必須準時出門到臺北、並經由兩次的轉車才可到達辦公室!與以往實習經驗不同的是,每天進公司的第一件事絕不是打電話、收發Email或開會,而是全體公司同仁會一起做氣功、做瑜伽,目的除了舒展筋骨、活絡身心,當然也希望身為顧問的我們,能在早晨就有一個健康的開始,事後證明這也是自己為數不久的工作生涯中最精神抖擻的每一個早上。

HRT位於標高509.2公尺的Taipei 101中的辦公室,我們有客戶美譽最正、最帥的顧問團隊(客戶常說:是長得不夠漂亮、不夠帥不能進來嗎?(玩笑話~)),然而事實卻是高自我要求的每一個專業顧問,無論眼皮多重、眼圈多深,從不會放任自己在未完成客戶需求前就離開辦公室。 

為了達成最高的表現與期待,公司的同事看起來睡眠時數也都非常的少,但最讓我佩服的應該是每一個人隔天都能一如往常的準時上班,並如同Runway show名模一般全妝出場,只因為台灣區最漂亮的三位Leader始終告訴我們:「無論工作多辛苦、目標多難達成、我們都必須保持自己每一天的專業與態度,因為身為好的顧問我們不只完成顧客要求、也要顧好自己的生活,如此才有資格為他人做好最完善的每一個規劃,當然這也是專業。」

2015年5月12日

菜鳥談薪水須知:別說你不在乎薪資,至少該知道自己值多少錢?

0 意見
好久不見!休息了好一陣子,我又回來了。

在這裡,繼續分享在北京給人打工的生活體認。在找尋我人生第三份工作的過程中,我面試了美國、歐洲、中國、東南亞等地的工作。這次的主題可能不那麼侷限在中國工作的情況,比較像是換工作、找工作的總結吧(笑)。

對於如何談好薪資,真是聊不完的課題。起初我覺得,自己寫這篇文章不是很有感覺,畢竟我不是一個非常在意薪資的人。不過,倒頭來想想,如果連我不是很在意薪資的人都有這樣的態度了,那是不是應該說出來聽聽?
圖片來源
以下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於薪資以及談薪資的態度,希望大家都可以順利談妥自己期望的薪資喔。


薪資是什麼?


可能是因為自己身處在對岸,常會聽到一些正要到中國找工作的人說:為了換取經驗、為了卡位,薪水折一點點沒關係!在這裡要說,我個人是真的不太認同這樣的心態。

先回到公司運作的良性循環,公司賣東西、客戶付費以後,公司賺錢,然後再雇用更好的人、得到更好或更多的產出,為用戶提供更好的產品、創造更多價值。薪資對公司而言,就是付出報酬請人做事,對員工而言,就是交換我們的時間與能力(體力及腦力)。

如果你覺得打點折為了換取經驗、為了卡位無所謂,那是不是換句話說,你的時間與能力是否不值多少錢呢?這樣的想法也不是說完全不可取,但是分場合、分狀態。

在比較、取捨多個offer的時候,當然可以以發展性、工作格局作為考量重點。但在offer拿到前、談薪水的階段,建議大家還是先有骨氣一點、謹慎一些、盡力好好談,之後再來想其他。

再提供大家另一個觀點思考看看,如果公司不願意在你應聘的職位掏錢,意思就是,公司也就是這樣衡量這份工作的,覺得做這工作的價值就是這麼多。你覺得,接著他再說的那些發展空間、升遷機會、加薪幅度,可信度還會有多高呢?就像男女朋友相處一樣,說著有多在乎對方,討拍、討陪伴卻萬年沒空,這兩個故事沒有差很多吧?(笑)


什麼是合理薪資範圍?


喊高了人家會不會因此不要我?我怎麼知道我是不是喊低了?我想,這也是很多人糾結的問題。到底如何才叫做合理薪資,其實比較簡單就是從幾個方向來思考:

2015年5月11日

為「不想輸」而出國留學....是求學?還是出賣了自己的人生?

0 意見
每年年初,大量優秀年輕學子開始向國外名校投遞留學申請,在七年前,我也是其中之一。

圖片來源


上星期,一位比我年輕好幾歲的朋友和我見面聊天,談他現在的迷惘:借六百萬出國拿碩士學位,是否值得? 這位當事人大學畢業後,在一間知名外商工作過兩年,因為對公司文化不認同、心灰意懶,於是想辭職出國留學,拼更好的人生。他要申請的主要是美國大學的商學碩士(MBA),而且正在努力準備考 GMAT,但他心中卻很徬徨。

以下是我們的幾句對談:

「在美國讀商管碩士,兩年學費加生活費最少最少要六百萬(也許七百萬比較正常),而且很少人申請得到獎學金,你出得起學費嗎?家裡能負擔嗎?」

「其實我之前當然沒存那麼多錢,我的學經歷也不算最特殊,當然申請獎學金的希望很渺茫。家裡也沒那麼多現金,我出國的學費,家裡可能要和銀行借。」

 我接著問:「所以你如果能順利出國讀書,在你畢業的那個時刻,可能立刻要揹負六百萬的債務壓力 -- 一部分欠家裡,一部分欠銀行。如果要還這樣的債務,收入需要要在什麼樣的水準?如果年收入百萬,一半拿來還債,你(最少)還要還十二年;你之前公司中那些有外國 MBA 學歷的同事,他們薪資有這麼高嗎?」

他搖頭。

「顯然,如果你背了六百萬債務,你可能要留在美國工作,很長時間要因為收入水準的原因無法回台灣生活和工作。而且,前提還是,你需要任職於美國中高階以上的公司 -- 也就和你的老東家那樣的公司 -- 而且擔任收入在中等之上的職務。依我的理解,在美國這類的公司,通常欣賞的是強悍而富侵略性(aggressive)的人,而你似乎不是。你之前適應不良,心灰意懶,確定你讀了 MBA 之後,就會一切改觀?」
圖片來源


他皺眉苦笑:「我沒說過的煩惱,都被你說出來了。留學諮詢和補習班都沒和我聊過這些。」

「廢話,他們都要你一心一意出國留學,才會有錢賺,怎麼可能要幫你想整個生涯的事情。我再問你,你是為什麼決定要讀 MBA,你又是怎麼選擇申請哪些學校?」

 「申請 MBA 是因為…我大學讀管理,同系的同學出國幾乎都讀了 MBA,我以前公司的同事,也有許多人進修選擇讀 MBA。我選擇申請,就是看主流媒體上的排名榜。」

我問:「別人做,我就跟著做 -- 這就是你的求學邏輯,是嗎?」

他掙扎了一下,表情有點為難,回答:「也許應該說是:別人做,我也不能輸。」

2015年5月8日

外商主管老實說:領導者總是勞碌命?你得先學會「讓事情發生」

0 意見

你一定也有過這樣的經驗吧:
在你的LINE或Facebook群組中,常會出現「那我們再約個聚餐吧」、「誰誰誰的生日快到了耶,禮物想好了嗎?」這類的訊息,接著就會顯示許多人已讀,就算其中有一、兩個回覆,你通常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心裡總想著:「所以咧?」
這時候我們就會等,等某個人出聲,開始詢問大家哪一天有空、提供幾家餐廳名單、甚至一個一個點名確認出席狀況。

有了這些起頭,各種具體的意見和想法才會接續出現,這件事情也才會真正的「發生」。這位「某個人」所展現的,其實就是一種「領導特質」。
圖片來源

我們對領導者的期待一直很簡單:把事情搞定。


光是要完成這個使命,學者業界已經有太多的理論和實作案例,讓這門學問看起來更博大精深。實際上,在把事情搞定之前,如果你自稱、或想成為一位領導者,最基本的任務就只是讓事情發生而已:把懸在空氣中的訊息捏成一團,丟到眾人的桌上討論;讓那些還沒發生的好事可以浮出檯面。

生活中如此,工作上當然也是。

在我的業務區域內有一個重要通路,這兩年不僅持續展店,還嘗試開立更大的折扣店型,希望可以在這個幾乎已經殺得血流成河的戰場中保有競爭優勢。

但是他們操作更多、更複雜的品類,卻沒有更符合消費者邏輯的品類管理模式來因應,等於只是把他們的小型店「放大」來經營,很難有突破性的成長。

起初負責的業務順著採購的要求,只提報了更多的品項上架銷售,沒有打算再做進一步的接觸。然而,在我負責的區域內有近1000家店,這雖然只是其中的1家,但就策略性地位來說,如果我可以參與並影響通路的品類管理模式,也許就能把符合消費者需求的管理觀念,帶進客戶遍布全省社區的小型店,創造更多生意價值。

所以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必須「讓事情發生」。

2015年5月6日

為何台灣培養不出「領導者」?其實班級幹部才是元兇

0 意見
圖片來源

要培養領導者?班級幹部的效果適得其反


一個在矽谷打滾好幾年的老朋友 Alex 回台灣,找故舊一聚。席間多數的談話是在交代彼此的近況,結婚了、生孩子了、換工作了、父母退休了、博士拿到了、當上正式教師了…。

聊到興頭上,Alex 和當教師的朋友說:拜託,台灣的教育改來改去,怎麼都忽視了真正重要的事情?我在矽谷工作這一段時間,感觸最深的就是 -- 台灣完全沒有在培育領導者。

這位當教師的朋友覺得台灣教育被批評得有點冤枉,反駁說:其實我們一直有在培養領導者不是嗎?從小學開始我們就有班長,各種股長幹部,而且現在愈來愈重視領導,十二年國教中有一些地區還把幹部納入比序計分,當幹部的學生都得到獎勵。

聽了他這一句話,Alex 吁了一口氣,白眼翻到後頭勺:你還真以為班級幹部這件事能培養領導者嗎?錯。其實,班級幹部在培養的特質,都是領導能力的反面,恰好讓年輕人誤解了領導。

眼看著雙方對話逐漸尖銳,其他朋友插進別的話題。Alex 也發現氣氛有點僵,也就不再深究這個話題。反而是我回家一路上,愈想愈好奇。

回到家之後,我把書架上那些領導者的傳記拿下來翻閱:林肯、馬拉拉、尤努斯、波諾、曼德拉…,思考他們的作為、抉擇、生涯。我突然背脊一麻,發現原來我們都誤會了。在當班級幹部的過程中,培養的行為或思維,都領導者的行為與思維模式截然相反。 

領導者創造發明,幹部不需要 


班級幹部是每班一套職位,其職責與角色都設定好。當一個學生被選上(或自願)成為幹部的時候,有一套職責交給他。要當幹部的學生只是忠實地執行職責,並不能創造職位或職責。

試問:「當一個人所做所為都是別人告訴和指派,而不是出於獨立的創造與判斷,這還叫領袖嗎?我們看到所有可敬的領袖,他們所做的事,都是他們自己決定要做,他們判斷情勢認為該做。」

2015年5月4日

為什麼新創公司CEO會說:我參加創業比賽從來就不是為了名次...

0 意見
在正文開始前,不妨先看看這段影片吧!


這群人自稱「瘋子」,在過去七年,他們用自己的雙手,向全世界證明,發射火箭,對台灣來說不再是「白日夢」。

這個故事,我在近期的一場創業小聚中才從貝殼放大的founder-林大涵先生的簡報中認識到。他說話的節奏很快,但短短20分鐘的簡報中,那旋律依然在我心頭縈繞,「一股對夢想執著的傻勁,透過配樂把感動蔓延開」,直到現在我再重看這段影片,都還會起雞皮疙瘩。

你對「創業」的理解是什麼?
在此之前,我對於創業的理解只有三件事:

1. 要燒很多錢…
2. 失敗的機率一定很高。
3. 創辦人好像都有拯救世界的情懷!?

也因此,我把自己定位成「無法創業」的凡夫俗子(事實上也應該是不太適合啦!)。不過,換個角度想,用我的角度去觀察「創業」這件事,似乎對一般大眾更具說服力。我想要做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這篇文章,主要是想提供給對「創業」還停留在我剛提到的那三個「理解」的人,透過對VMFive的創辦人Sam及市場與公關總監Jessie的「貼身」觀察,告訴你「創業家跟你想的不一樣」及「創業家所面對的『世界』有何不同」。


台灣-創業,在「瘋」什麼?推動夢想的門扉 


「讓你舉出一個台灣成功企業,你會選擇哪個?」 「台積電」、「鴻海」、「大立光」…我已經聽到此起彼落的電子廠商名稱。有沒有發現問題了?我想我們都不否認,這些廠商基本上都是奠基於「科學園區」的蓬勃發展,但自新竹科學園區1980年成立至今,已過了30幾年的時間,我們還能倚靠這份成就多久呢?

「我要想到這些孩子的出路,學到這樣了,還去台積電按button,很可惜啊!」前瞻火箭中心(Advanced Rocket Research Center;ARRC)主任、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教授吳宗信說。

近幾年,台灣人似乎連作夢的權利都失去了。但台灣以外的世界,已經用我們無法想像的速度在轉動,我們的產業不能再繼續暮氣沉沉了。針對這點,VMFive的創辦人Sam認為新創產業對於產業的轉型至關重要,不過我想,解方一定不會只有一個,而這篇文章的目的也並非真的要你看完之後,裝備十足的衝勁跑去創業(畢竟失敗了我可擔不起責任啊!)。而是,我希望透過一些新思維的注入,你會對未來,有新的想法… 

矽谷-一趟文化震撼與思想重建之旅 


 2015年,VMFive獲科技部贊助,前往矽谷Plug and Play接受創業培訓。公關總監Jessie提到他們很幸運的被分配到一個知名的業師-IMVU的共同創辦人-被譽為矽谷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創業家之一,一場震撼教育隨即展開。 

經歷一、VMFive對業師做pitch(簡報)時,業師指出一個PPT上的圖案說:「這個用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眼看團隊中所有成員都愣在那,便說了一句:「沒有意義的東西都刪掉」,就這樣,VMFive對簡報做了大幅度的刪減,變得更簡潔直接

2015年5月1日

我在香港中大「喝的洋墨水」:不只要努力,而是要比別人更努力

0 意見
文:Pearl Tu

若問我:「出國留學到歐美喝的是洋墨水,到了中西文化交融的香港,我們台灣學生來此喝什麼墨水?」

我想大概就是融會中西方態度和文化來達到目標。
圖片來源

真實社會的寫照-相對評分制:不只要努力,要比別人更努力


不管在台灣、中國大陸,還是歐美,相對評分制(Curve system)都是少之又少。在香港,只要班上不少於20位學生,幾乎每堂課都要畫個鐘型曲線來給成績。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明明考八十幾分,因為班上同學大多都考得很好,莫名其妙拿了B-,還有一次因為班上人比平時少,就拿了一個赤裸裸的C。

在這制度下,壓力從開學到大考都不會結束,因為一定要讀得比別人多,可是卻不知道今天這個班上同學的程度在哪,更不知道同學都花多少時間讀書。考完試,下學期,又是不一樣的同學,教授也不一定一樣,又開始擔心這次面對的是什麼。

每次看到分數明明不低,成績卻讓人失望又無奈,常常會羨慕在其他地方讀書的同學,讀多少考多好就拿多高的成績,然後安慰自己說「這是Curve system,分數確實是好的就好!」

可是這制度其實反映的是真實的社會:當比大多數人高一點,就是贏家。

其實有時候以為自己沒準備好,會拿C卻拿到了B+甚至A。再仔細想一下,能進香港中文大學的都是來自於中國大陸,台灣,澳門,香港的優秀學生,以後出社會不管是在香港工作,回台灣還是去中國大陸發展,競爭對手也是這些人,要是在現實社會中表現是GPA3.0 以下,或是達不到B,即可能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失去升遷的機會也甚至有丟了飯碗的風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