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

總是回答「標準答案」的他,從沒在國外教授手上拿過「滿分」...

0 意見
那是我第一次對高中生演講,一直很喜歡分享後的QA,因為那很可能才是最真實的互動,而不是講者單向的給予,或是聽眾單向的接受,但是這次被問了一個問題卻讓我一時之間答不上來......
「我現在高二,但我現在滿腦子只有考好學測,這樣錯了嗎?」
老實說,我當下第一個反應是「當然錯了!考試沒那麼重要!」但是回過頭一想,自己當年高中的時候難道不是跟他一樣嗎?那我又有什麼資格告訴他,到底怎麼樣才是對的?
圖片來源
這也不禁讓我想到,去年同一時間,也是正值畢業季的現在,在臉書上看到一個即將邁入大四的女孩PO了以下這則貼文:
如果想30歲前生完一個小孩,那28~29歲就得生下來,27歲就得懷孕。
想懷孕之前二人世界2年,那25歲就得結婚,訂婚後見家長,旅行,準備婚禮要一年。
那24歲就得訂婚,訂婚前要拍兩年拖,那22歲就要訂好結婚的人選。
還要再花上至少一年時間,也就是21歲遇到這個人...
這麼一想 突然覺得時間,好緊迫也好緊張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時的我,心中其實非常不以為然,卻總說不出是哪裡怪...但現在的我,卻忽然懂了(當然不是因為自己屆滿30歲....),我所謂的懂了是終於發現問題出在哪裡了,因為台灣的教育 / 社會灌輸我們的就是要「快一點!」

國中就是為了畢業考好高中,高中就是為了趕快考上好大學,大學畢業趕快找到好工作(男生可能要先去報效國家),找到好工作之後就要趕快結婚成家,然後「很不幸的」又要求下一代照表操課(就像樓下這29秒看完一生...)。

其實回過頭起來,當他問「我現在高二,但我現在滿腦子只有考好學測,這樣錯了嗎?」這句的當下,就是一個好的開始。因為他開始去反思、開始去質疑。

2015年6月26日

不是優越感、更不能三分鐘熱度!真正的「自信」是像這樣養大的

0 意見
你是一個有自信的人嗎?如果有,你憑什麼這樣說?如果沒有,你正在努力「找到」自信嗎?
圖片來源
「自信」是我們在生活中極力追求的一種狀態。與自負、自我感覺良好不同,自信給人的感覺比較沒有銳利的稜角,是相對溫柔,可以讓人感受到正向能量的一種氣質。

所以當我們說:「你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時,確實是表達正面的肯定。但是回過頭來,「有自信」究竟是什麼意思?似乎既不能像「有錢」、「有學歷」一樣被量化評斷,也不能像「有禮貌」、「有領導特質」一樣被質化認定。

我們只能主觀地感覺──感覺對方是不是對自己過去所做、正在進行或是即將開始的事情有十足把握,並散發出「我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的氣勢。 自信的構成其實也有結構上的因素,家庭背景愈雄厚,社會階級愈高、通常較容易有多於一般人的社會資本,使他們成功的機會更大、更可以容許失敗,這群人通常都比較有自信。

只是這種自信的來源太過理所當然了,以致於本人可能因為沒有經過太多挫折,而對一般人的徬徨和掙扎感到不解,這種「優越感」其實就是自信的濫用。

相反地,明明擁有比平常人更多的資源和機會,卻始終拿不出自信,動不動就妄自菲薄,則是一種「裝弱」的表現。

我們不喜歡散發優越感的人、也對裝弱的人感到失望。我們希望自信的產生可以更貼近人性、更操之在我。如果可以,我們也希望自信能帶給別人力量,但是該怎麼做?

2015年6月24日

集資爬山追求「自我成長」錯了嗎?談那些年學生從小獲得的投資

0 意見

追求自我成長並沒有錯...


這個超級強調自我實踐的時代,既有教育體系開始無法支撐年輕人對於馬斯洛金字塔頂上「自我實踐」的需求。

所以,年輕人開始離開校園去探索世界。而校園則開始開設「探索世界」的課程,包括了各種創業創新計畫、領導學程與實習計畫等等。

於是,社會有了26歲的女孩離職去環遊世界,而學校有了為了登山而需要募資的學生

他們同樣地在追求「自我探索」,這探索包含對於世界與自身的好奇。因為不懂這世界真正長什麼樣子,所以他們想要出國去感受生活;因為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所以他們想要登山去理解自我極限與自我在團隊中的角色。

在我看來,這樣積極關心自我價值的人並沒有錯,甚至是台灣現在許多年輕人越來越重視的學習課題。在台灣,有更多人願意讓自己價值發揮更大值,其實在我看來是能讓台灣擁有更多充滿熱情的人才的機會。 

那又是哪裡出了問題?才讓這次他們這次都在網路上被酸得體無完膚?
圖片來源


請說明,自我成長的成本為何是由我來為你承擔 


我認為這是沒搞清楚自身的教育投資要由誰承擔,或是沒搞清楚如何說服他們為自己承擔。 

人生中,除了自己「努力」以外,一路以來受到來自「父母/企業/親友/政府/路人」的「課程/金錢/經驗分享/生存所需資源」以協助自身成長、發揮影響力並且創造價值,這些挹注在我們身上,能為我們帶來更好成長的資源,我稱它為教育投資。

到底教育投資從哪來?我們要怎麼獲得更多的教育投資?

 一、親友投資 

這裡靠的是家庭關係以及家庭背景,也就是所謂靠爸媽的那一個moment,雖然我們都不好意思承認,但這也是多數人生命中非常重要的第一筆教育投資來源。

這部份的投資,大多數來自於關愛與責任,很多時候,這筆投資來得太過理所當然,也太過自然。這太多命運成分在其中,沒什麼好說嘴,但也沒什麼好批評的。

二、政府投資 

很快地,當我們進入教育機構(包含幼稚園到研究所),我們便開始接受政府部門對於我們的投資。這些資源的投注,是希望透過教育投資,帶給國家更多優質、好用的國民人才,並且透過這些國民人才的勞動,帶給國家更具體的成長。

於是有了各種年限的國民教育,而到了大學階段,補助已經變得太幽微在校園中的每個角落,我們太難區辨哪一項服務是使用者付費,哪一項服務又是政府補助才有機會享用。 於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不去想這些教育資源究竟從何而來,我們又該如何達成這些資源背後所期待的目標。

2015年6月22日

做一個「思維孤獨」的人:下次他說「可是我覺得」的時候你該...

0 意見
蔣勳老師在孤獨六講中,曾提及一種名為「思維」的孤獨。它著床於不良溝通的縫隙中,隨著思維的惡性交流壯大,最後在思維的隔絕後定型為常態。
圖片來源
舉例來說, 在面對爭議性的話題時,如:統獨議題、選舉辯論、服貿、多元成家等,多數人並未進行充分的思考,而急於發表結論,而當對方的立場或結論與自己不同,便是拳頭相向的時候。

當你看到近來沸沸揚揚的「女童割喉事件」,正感到憤恨不平時,你的朋友開口:「可是我覺得...」,這時你感到火冒三丈,立刻打斷他:「可是什麼?所以你覺得他沒錯?他不用被處死?那怎麼給家屬一個交代?你該不會也支持廢死吧?」

針對這個例子,我們都曾是雙面人


一方面,我們把「非黑即白」的邏輯套用在他人身上,當「可是」的嘴型預備,聲音呼之欲出之際,立即把他人貼上「異己」的標籤、剝奪他人發言的權力。

另一方面,對於他人自以為是的「得理不饒人」或是「咄咄逼人」感到萬分無奈,久而久之,索性當個不再發聲的思維孤獨者。

思維孤獨的益處:自行成長蛻變的內在動力


然而,思維孤獨也許不那麼糟,因為思維的孤獨本身,可能同時意味著思維的獨樹一格(他人無法接受),與帶給他人全新視角與衝擊的可能性。這裡要分享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的例子。

孤獨者的意象


昔日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無論從外表的粗獷、性格的鮮明,或者話語的一針見血、毫不遮掩等等判斷,因為太過出眾、與眾不同,以及幾分的憤世忌俗,讓我打從心裏認定楊儒門是個思維的孤獨者。

2015年6月4日

誰說叫車模式不能破壞式創新?四招看UBER如何「把餅做大」

0 意見

在這篇文章《天底下沒有「把餅做大」這回事!看似無懈可擊的Uber叫車模式在我看來只是美麗的幻景》是這樣寫的:
「看似引入不同商業行銷模式的網路創新,其實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生意搶奪。所謂加入不同時段不同計費方式的收費概念,或者繞行區域不同收費不同,或者團購促銷已壓低價格,基本上就是在利用消費者期望以較低的價格,換得同等甚至更好的服務的心態(簡稱撿便宜)。」
圖片來源
作者以UBER和網路書店的例子來討論「創新」對「傳統」商業模式帶來的破壞,指出網路產業或科技創新多是壓低價格,「換湯不換藥」的生意搶奪,而非增加產值,「把餅做大」的雙贏模式。

乍看之下,作者似乎論證有理,簡單來說,我多賺一毛錢,就是你少賺一毛錢,所以每一分新興的網路產業賺的錢,就是傳統產業的損失。

但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

作者過度簡化了創新能帶來的效應,並且運用了較狹隘的分析層次與格局,以至引導出錯誤的結論。新的商業模式與破壞式創新絕對可以把餅做大,我們要看得更廣,將分析的格局擴大。

首先,何謂「把餅做大」?


就用UBER為例,就讓我們先看看計程車市場的「餅」到底在哪。

根據台北市政府2010與2012年的統計,台北市的計程車約有3萬輛,駕駛一天平均營收2,657元,每月平均工作27~28天,從以上統計粗估,這塊台北市計程車的「餅」,每年應有258億元。

現在,UBER進入台北市,我們必須要看的不只是黃色的計程車,而是整個「搭車 - 駕駛」的生意模式。

2015年6月3日

青海女孩告訴我:這社會讓我們學會討好不喜歡的人...

0 意見
第一天在房間遇見WK的時候,我已經約莫60小時沒有洗過澡了。

一個人抵達青年旅舍後,看著那狹小的浴室與空無一人的櫃檯,我想著該怎麼樣才能既保護好我的行李,又能讓我可以順利進入浴室洗澡。

後來,那名女孩坐在我面前的床位上講起電話,電話另外一端似乎是她的朋友。我等她電話講完,小心翼翼地問她是不是能幫我看行李。她很豪爽地點了個頭,然後就繼續低頭整理她手邊的亂糟糟行李。

 我一邊洗澡,一邊害怕自己會不會出來後便發現行李和人都消失不見。因此匆匆五分鐘,我便忙亂洗完澡,並三步併作兩步回房間確認自己的行李是否安然無恙。當我回到房間時,那女孩手上拿著一包軟糖看著我。
圖片來源



一顆糖果讓山西女孩和台灣女孩相遇...


「這糖果給你。」她的口吻好像是我們已經認識許久,而這包糖果是朋友與朋友之間的禮物。

「為什麼送我…?」我有點不知道該不該收下這份意外的禮物。

「能遇見並且聊上天,就是緣份。這沒什麼,收下吧。」她把糖果遞給我,是我最喜歡的軟糖,好巧。

 這名女孩是從山西來的,我說我從台灣來,她說她早知道了,台灣腔特別軟,她很喜歡。她說她在做母嬰用品的人資工作,我說我在台灣做跟教育相關的社會創新。

談到教育與孩子,她說起她在西藏旅遊的時候,曾經帶過一大包糖果到當地分發給當地孩子。我則拿出的包中的《酥油》一書,告訴WK有關漢人女子在孤兒學校中所面臨的種種困境與煎熬。

因為這些相似的個人特質,我於是鼓起勇氣邀請她和我一起旅行。而她再次超乎我意料地,連想都沒想就說了聲好。

2015年6月1日

19歲的「她」休學創業、圖書館自學:不能只用一種方式解決困難

0 意見
甜甜微笑、誠懇的雙眼,伸出雙手遞上名片說:「你好,我是果醬女孩。」很難想像眼前這位20歲女孩,是一位果醬品牌創辦者,等會更將前往政府補助計畫說明會,和育成中心的教授一同提案。

今年才20歲的陳沛蓉,是位旅行愛好者,也是位對於烹飪有著無比熱情的廚師。

回想創業的起點,陳沛蓉表示大學念的是餐旅,原本就十分喜愛烹飪,有次拿家裡快熟透的水果,嘗試做了果醬。發現「天啊,這麼會這麼好吃!」,她吐了吐舌頭,笑著說最初的出發點就是如此簡單。

抱持著想把幸福滋味和更多人分享的心,從一開始在個人臉書上銷售,到現在成立「果醬女孩」品牌,透過官方粉絲頁和網站進行販售,更於去年(2014)註冊成立公司。這一路上她為了弄懂品牌行銷、銷售管理,除了一開始勤跑圖書館做功課,更積極參與各種論壇講座,透過與各方的對話和人脈網絡,補足各種養分及開拓資源。

這位年僅20歲的創業家毅然決然休學全心投入工作室,卻從不間斷汲取知識及找門路,藉由大學育成中心的諮詢及訓練,更將工作室的品牌定位、網路銷售做得有聲有色。

果醬女孩網站上介紹材料來源時,這樣寫道:「我們選擇把前置處理的工作留在部落、原產地,保留工作機會,並用高於市價3%~5%的價格來收購,讓農友們有更好的交易條件,保障權益。」
圖片來源


在旅行中發現事業:一切從交朋友開始


究竟一個20歲的大女孩,是抱持著什麼想法,訂下這些經營理念? 一切都是旅行的緣故,陳沛蓉說。


一開始在工作室每個月一萬五租金的壓力下,不斷地生產果醬為能繼續做喜歡的事情。回想最初採購只從成本低的角度出發,到市場挑選物美價廉的材料。直到去年感覺需要充電,釐清究竟工作室該如何發展,愛好旅行的她又背上了行囊深入花東一帶生活,在思考下一步的同時,也踏上開發產地和合作果農的新旅途。

知道自己年紀較輕,於是「一開始打去產銷班問有沒有很年輕、很認真在種的農民」,選擇從年齡相差不大的果農開始談合作,並從「交朋友」出發,這一路上陳沛蓉挖掘了更多關於無毒栽種水果的知識和農友故事,始終認為和這些長期合作果農「不只是買賣的關係,要去了解他們的需求」。

面對困難與挑戰  陳沛蓉:「我們不能只用一種方式解決」


陳沛蓉提到小農遇到的挑戰和困難,像是收購價格不合理、有機栽作還未被大眾認識的辛苦,例如:可能因賣相不佳而遭市場淘汰、相較傳統栽作方式耗時等,都是無毒栽種小農面臨的挑戰。沛蓉認為「每個農民所遇到的問題都不太一樣,我們不能只用一種方式去解決所有問題」。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