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緬甸是沈睡的巨人?管理顧問:這2招讓你對新興市場不再霧裡看花

0 意見
霧裡看花 - 新興市場的虛與實

如果你在17世紀初期的荷蘭從事海上貿易,18世紀中葉的英國從事蒸汽機運用,19世紀末的美國從事石油提煉與銷售,20世紀千禧年之際在中國從事不動產與網路科技相關行業,那麼,你有比一般人大的機會登上當時的富比士排行榜。

因為,這些時代分別打造了,荷屬東印度公司的成功投資者(註1),與英國皇室平起平坐的勞斯萊斯,標準石油的洛克斐勒,萬科的王石與阿里巴巴的馬雲。

這些創富者,有天生嗅覺敏銳的經營天才,也有誤打誤撞締造商業帝國的素人,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在當時的新興市場,從事即將開始成長的產業,換句白話說,他們都站在風口上 ─只需要保持好姿勢,源源不絕的強風就把他們送上半空中。

2001年開始,由高盛證券喊出金磚四國(BRIC)的口號之後,「新興國家」這個字眼便隨處可見。

然而,嚴格來講「新興國家」並沒有統一的定義。

它並不屬於聯合國所分類的已開發、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只要覺得這個國家「看起來」有前途,就替它冠上新興國家名號。也只有這樣,國家才能成功吸引外資,投資者才能尋獲商機,互取所需。

各種為了引進投資至所謂新興市場的發佈會、研究報告、專家評論等,使用著「超高報酬率」、「下一個國際中心」等聳動字眼,希望投資者購買這些國家的股票、基金、不動產、大宗原物料,甚至衍生性金融商品等投資標的,以便賺取手續費及營運績效獎金。

而要分辨一個國家的潛力,並不需要分析一堆令人眼花繚亂的經濟數據。

事實上,僅僅需要觀察以下兩個指標:

第一、國家層面的「國際收支平衡」。
第二、民間層面的「消費力」。

就可以看清一個新興市場,以後究竟是個天堂,還是個套房!
圖片來源

就拿號稱「東南亞最後處女地」的緬甸當個例子:

工具一   打開國家的荷包:「國際收支平衡」


如果將一個國家,比喻成一間公司,那麼國際收支,就意味著所有部門(包含政府與民間企業)在經過一整年的努力(包含商品、服務的販售,與投資回報等)後,這一間公司的盈虧狀況(表一)。

2015年7月29日

荷蘭「實作教育」有多酷? 教授不需PHD、十天3千歐拉贊助

0 意見
這個月月初,即使是一個身為論文尚未完成的碩二生,也寧可冒著寫不完論文的風險參加這一次荷蘭的Summer School課程,除了感受文化的衝擊外,也希望了解自己不足的地方。
而這次在進行荷蘭暑期課程之前,因為自己在所上曾經有過實作教育課程類型的經驗,因此對於實作課程的形式有一些初步的了解,而我也鎖定了三個面向的觀察:
  1. 透過荷蘭暑期的課程設計了解到荷蘭實作教育的過程和結構。
  2. 從同學互動的過程中了解歐洲學生和亞洲學生的差異點。
  3. 比較台灣和荷蘭同樣稱做實作教育的課程,並試著找出提升質量的方法 。 
因此,我想就從這三個面向來切入我這趟旅程的故事吧!

淺談荷蘭的應用型教育


首先,先從荷蘭的教育體系談起,其實荷蘭的教育結構我認為算是一個蠻複雜的體系,簡單來說,從高中開始就分別有四年制、五年制和六年制的不同,但是只有取得六年制高中的文憑的學生才可以進入傳統的大學就讀。

例如國際榜上有名的萊頓大學(Universiteit Leiden)、阿姆斯特丹大學(Universiteit van Amsterdam)等,若是想更了解更多荷蘭教育體系的資訊,可以參考此連結圖表。   

而這次我所參加的學校是Amsterdam Universities of Applied Sciences簡稱AUAS。

這個學校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 首先,它是一所大約六到七歲的學校,因此我想這種應用型的教育機構也是近年來才在荷蘭漸漸發展的。

其次,他和世界排名頂尖的阿姆斯特丹大學有一些資源共用的地方,例如圖書館,資料庫等等,但如果你是讀阿姆斯特丹大學,他的學士生涯只需要年三年,但AUAS的學生雖然高中只需要五年,但大學畢業則是要念四年。 

第三,他們的學士班,在寫論文和找實習方面是必要的學分,簡單來說,他們就是一間比傳統大學的學術型大學更加重視應用的部分。

因為在我和AUAS的學生聊天的過程中,他們和我談到,在這個學校有70%的課程都是屬於實作教育,就連寫論文都必須要自己找到贊助公司並取得該公司的授權才可以寫,這也讓不少學生吃足苦頭而延畢,除此之外,讓我更驚訝的是在這裡教課的老師是不需要拿到PHD資格的,只要應徵的人實務經驗被董事會所認可,就有資格來AUAS授課,這在傳統的教育體系中似乎是比較少見的。   

而這個學校的summer school每年都是為期兩個星期(共20堂課),只是課程每年會不定期調整,今年我們的課程有三種,我上的是「Cambridge English & Global branding」,另外兩門課則是 「Digital Brand Engagement」和「European Business Skill」。

2015年7月25日

辭掉第一份工作就像跟初戀分手?三個原因我離開了「優渥的她」

0 意見
相信大家辭去第一份長工,都特別有感觸,我也不例外。到新公司簽約時,HR同事問我,辭去first job,有什麼感覺?「像跟初戀說分手。」我說。

前情提要:
一個恆生「菜鳥副總裁」三招擺平辦公室政治、建立reputation
恒生管培教我的三件事:你未必能選擇老板,但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這篇分享一下我跟這初戀分手的經歷和當中所作的三個職涯考慮。
圖片來源
2014年尾,我在恆生企業銀行部工作時,從Linkedin收到一個訊息,是一個英國人發來的,我們並不認識,他在Linkedin看到我的檔案,想約我談工作。

這個英國人,後來成為我的老板。他新來香港發展收購合並運營顧問團隊,工作性質和我當時任職的恆生企業銀行部大相徑庭,在此我以最淺白的例子解釋新職:
假設你想買一個住宅,你會用幾類服務,你會找房產中介撮合交易,會找律師處理交易文件,會找驗樓師檢驗住宅質素。如果你已經有一個住宅,想買旁邊的單位,再把兩個單位打通,你會找設計師來設計打通後的模樣。套用在公司的收購合並,例子中的房產中介就是投資銀行,律師就是負責corporate finance的律師,而驗樓師和設計師就是我們團隊的角色。
雖然工作性質很不一樣,但其實恆生的工作和現職有許多可以通用的skills。

貸款給企業,要分析的東西比貸款給住宅買家多很多。做企業營運貸款、地產開發貸款等,要研究公司的財務狀況、運營效率、銷售渠道、競爭對手、品牌價值,其實跟進行一單收購的考慮點很相似。

剛入行時,一位前輩就分享說:「一個干練的銀行家,在一間工廠走一圈,在沒有接觸這公司財務報表的情況下,應該可以對公司的營業額、毛利、資產值等心裡有底,能弄出一份粗略的財務報表估算,而與實際情況相差不遠。」

我有幸接觸過到達這個層次的銀行家,觀察到一般人跟他們的分別,在於做貸款盡職調查時是流水作業,為求做成生意,還是仔細研究每一家貸款的公司,分析當中的風險。做的工作一樣,但看的層次有多深,決定了能力有多大。

背景說完,說回轉工。如何面試、如果拿到offer之類不是本文重點,就此略過,分享一下我離開恆生管培,轉換職業跑道的三個職涯考慮:

1. 學習曲線


到了在恆生工作的後期,我已漸漸感受到學習曲線不像以往般陡峭。

幸或不幸,在恆生的期間,大部分時間我承受的壓力都比同級別的同事為大,學習曲線相當陡峭。

加入了企業銀行部的大半年內,老板「王子」領導的團隊成員相繼離開,正常的五名手下一度只余下兩名,但整個團隊的工作量沒有減少。我和另一位隊友經常加班至深夜,是我做銀行最辛苦的日子。由於人手不足,我背負的責任比正常的大。

王子無人可用,所以很多本來應該由資深員工負責的case,也交由我負責。而我也獲得許多獨當一面的機會,例如和一間年純利數億中型企業的董事在會議室單獨談判貸款的利息和條件。

在我辛苦得快要倒下的時候,有一個我喜歡的工作機會出現,我知道我追逐這機會的話,一定能手到拿來。但那時的學習曲線太過陡峭,原因天時地利人和都有,我怕錯失了這條陡峭路,不知道到什麼時候再有這樣的機會,於是沒有走那條路。

到恆生生涯後期,在高強度的環境下,一切漸漸上手,我認為在這個崗位的東西,我已經學好八九成,但何時才到下一個崗位?恆生管培是很制度化的計劃,像公務員一樣,大家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到達什麼位置,拿多少的工資。

如果我留下繼續,大概要四年才可以升至王子的級別,領導一個企業銀行部團隊,這四年能做的,只是重復以往的經驗,沒有太多新的技能可學。轉部門嗎?銀行入最核心的企業銀行部我也待過了,之前做的其他部門和我的興趣和志向並不一致。可以怎樣做?

2015年7月21日

一個找回自己夢想的故事:從縮小自我,把別人放進來開始

0 意見
我還記得,第一次認識他,是透過他的文字。

他寫著自己退伍後,用半年的時間,在菲律賓與印度志工旅行,途中遇到一對花甲背包客,讓他了解到追尋夢想的意義。

文末,引用了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夢想這條路,沒人能保證你將抵達終點,但當你踏上這條路,就是一種夢想實踐。 — 褚士瑩」我想,這是我喜歡上他的第一個原因。




也還記得,那時候在社會設計相關顧問公司工作的他,因為對工作不熟悉與不適應,常常充滿挫折感。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做什麼都做不好,價值感越來越低,讓他開始逃避工作,對生活中大小事也都提不起勁。 

而最近的他,在不斷的摸索中,慢慢將過去的點連成線,找到了現階段的夢想與目標:他說,他想讓更多台灣人,透過在台的東南亞移工,認識更大的世界;他說,他想成立一個 NGO(Non Goverment Organization),目標是讓台灣成為更友善移工的環境,也是孕育他們夢想的土地。 

於是,他開始利用假日,到台北車站附近,幫印尼人上中文課。

希望能藉此,更了解印尼移工。而這第一步,讓他往夢想又前進了好多好多步。他認識了對東南亞移工議題關注已久的張正先生,也開始到東南亞書店當志工。


他參加了一場兩天一夜的社會公益駭客松(Hackthon),那是他第一次站在台上,說著自己的夢。

他開始正式發動這個計畫在各個平台上,不知不覺就有超過十個夥伴願意加入。

2015年7月17日

線上菜市場也可以像「獨立書店」:你知道「直接跟農夫買」改變了什麼嗎?

0 意見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近來興起獨立書店的逆襲,因為小小的書店幫你挑選了作家、議題,照顧你對閱讀的需求,要讀對味的,跟著它就好。

有一座線上的菜市場,也如此照顧你的胃口。

看一本書,就像讀作家的腦、從他的眼睛望世界,細細品味之後若喜歡,像找到一個寄託,從此一本一本跟著,享受那些哲學、生活況味。

在這座線上菜市場,你也能閱讀、追隨農友與田,當然,農產品還可以品味。

把線上農產市集當作獨立書店經營,農友如作家,這是「直接跟農夫買」,一座最特別的線上菜市場,一個讀得到農人與土地相處哲學的地方。

「我環島拜訪那些友善環境的農友,發現他們都很『哲學』,」創辦人買買氏(金欣儀)告訴我們,「其實他們對地球的影響力很大,但他們沒有能力被看到,」合作過兩百多個農人,「能夠自己成立品牌的大概五個吧!」

耕種的手不是行銷的手,什麼事都要做,農友也無暇顧田了。

2014年成立的社會企業「直接跟農夫買」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
圖片來源


「把難的東西簡單說」 讓他們的哲學被看見


點開產品頁像是翻開一本書,看農友與土地的故事 。

例如「打高爾夫的玉荷包」,來自一個不用除草劑的農友,翠綠的草皮索性當成果嶺運動。
還有「疼狗狗的芭蕉」,來自屏東一座自然農耕的芭蕉園,主人用自己的果園支持流浪動物TNR(誘捕後結紮送回棲地),狗狗們得以在此完成餘生。

「必須寫跟人有關的事,把難的東西簡單的說,不然沒有人看,」賣農產品卻說哲學、說故事,為的是幫農友們找夥伴,給農友走下去的可能。

「他們的產量大概是慣行農法的六成以下,成本又比較高,」小金在文字間都用「一起陪伴」、「一起走下去」形容平台跟農人的關係,因為如果沒有消費者的支持、沒有雄厚資本的小農,實施友善環境農法後很容易撐不下去。

半小時完售,她的筆能夠解決問題 


試著讓農人的哲學被大眾了解,小金從2010年開始試。

當時成立「直接跟農夫買」的臉書粉絲團,一路跟友善環境的小農互動,曾經,晚上十點的芭樂介紹一上線,30分鐘後就被農人要求下架,因為賣光了。

小金發現自己的筆解決了農友們不會「說」的困境,但總是靠著志工幫忙、自己無酬的做,怕吃不了太久,於是 2014年小金決定創業,曾是廣告文案、創造企業大幅銷售成長的她,從此只為友善環境的小農而寫。

2015年7月14日

給職場菜鳥的忠告:別傻了!找工作請從「最低薪」的開始做

0 意見
上個月底,國發會有一場「國家中長期發展課題座談會」,因為青年顧問團的關係受邀參與,這場座談主要討論的是台灣人口、人力以及人才的問題,其中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國發會的報告中提到,台灣的勞動力「晚入早出」的部分,相較於南韓、新加坡、香港、日本、美國以及德國來說,台灣青年都比較晚進入職場(平均21歲),也相對過早離開職場(平均57歲)。

退休的部分自己比較不懂,不過青年就業的部分我就比較有感覺,因為包含我自己(28歲開始正式工作)和身邊的朋友(23~25歲不等)都是屬於晚入職場的青年。
圖片來源
私以為至少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台灣學生普遍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不知道職場的工作在做什麼)?所以很自然就想拖延進入職場的時間;再者,台灣的社會氛圍下,職場 / 企業、家長都覺得書念越多越好、學歷拿得越高越好,再加上廣設大學、研究所,青年要往上念其實不是太困難的事,也就「順水推舟」的導致晚入職場的現況。

不過我今天想談的卻是相反的議題,回首自己比同儕還要「晚入」職場的經歷,我卻也有些話想對新鮮人說:

1. 不妨把人生倒過來看,先別急著吃棉花糖。


因為大學延畢、研究所也延畢,退伍後又自顧自的跑去非洲「壯遊」,很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到底該不該延畢?延畢究竟好不好,會不會以後找工作被打槍?這麼晚進入職場好嗎?

以上問題其實都沒有正確答案,而且幾乎都因人而異,晚進入職場的確也讓我失去一些很重要的東西,存款比同儕少、Title比朋友低、面試被問東問西更是少不了的,但我同時也想反問的是「那就怎麼樣?」

「如果這就是我的選擇,有什麼不可以?」延畢本身沒有對錯,重要的是為了什麼延畢,我能不能說服自己,並且確保它成為一個自己不會後悔的決定,讓我確定拿走想拿走的一切之後,再踏入下一個階段;退伍後不馬上就業,我同樣透過那一年多的時間重新反思自己,踏出台灣開了眼界(不敢說有國際觀),但卻讓我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優勢在哪裡、該投入什麼領域?

是的!我的確比別人「晚入」職場,但是我從來不這麼想,因為我都「把人生倒過來看」,假設我們這一代平均來說就是要工作到65歲好了,那反推回來我們的一生中至少得工作35年(30歲就業)或是40年(25歲就業),請問等我們七老八十回頭看,工作35年還是40年有差嗎?我覺得根本沒差。賺得錢會比較少嗎?我也不這麼認為,因為剛入職場的薪資所得一定是比較低的,關鍵應該是職涯的後面20年可以衝到多高。

2015年7月12日

一個恆生「菜鳥副總裁」三招擺平辦公室政治、建立reputation

0 意見
這是我第二篇恆生回憶錄,講講我在恆生生涯中後期的事,重點是建立reputation的方法和當中處理的辦公室政治。

上集回顧:恒生管培教我的三件事:你未必能選擇老板,但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畢業後從管培做起,游歷過幾個部門後,我終於如願以償,進入企業銀行部做Commercial Banker,領副總銜。

這裡要解釋一下:銀行界的Vice President其實多是虛銜,企業銀行部的banker們平常跟企業客戶的CEO/CFO/FC之類談生意,印在名片上的職位看起來高一點,作用是提高在客戶心中的地位。

這個做法在HSBC集團(恆生的母公司)尤為普遍,在企業銀行部的樓層,同樣的副總裁不計其數,我只是一個小職員。

Commercial Banker的基本功,是管理關系。


客戶跟你合作,可以有好多原因,也可以只有一個原因。成功的commercial banker沒有一個模板,但一定找到自己的定位,創造出吸引到客戶合作的價值。

上星期的貼文提到,我跟了老板「王子」幾個月,已經明白如果純粹只做例行公事,前途一定有限。要建立reputation,就一定要想方法將自己變成一個rainmaker(帶來生意的人)。

各位代入我的角色去想,一個二十多歲的娃娃臉「副總裁」,定位很難是與客戶的深交,與客戶建立交情的時間以年計,即使客戶有生意給我做,都是看在王子臉上,我發揮不了價值。

所以我將自己定位做problem-solver,透過解決問題來創造價值。客戶最注意的問題,不外乎貸款。

商業銀行貸款要走流程,banker把貸款的架構談好後,會提交一份proposal給風控部(Risk Management)審批,由風控決定批或不批,以及有什麼附加的條件。banker的工作是游走各持份者之間,同客談出一個最有機會得到風控部審批的方案,再與風控部周旋避開客戶一定不會同意的條款,微調出一個風控同客都接受到的方案。

問題是,幫客做problem-solver,例如弄好一單貸款,得到客的信任,建立reputation,同一個客下次再需要一筆貸款,可能是一年之後,對我這個只爭朝夕的年青人來說,這條路需時太久。

2015年7月10日

研究生賣黃牛票?學生創業家:「質疑」只是提醒我如何滿足需求

0 意見
張以諾,中山創聯會的發起者之一。而他更被大學生族群廣為所知的身分,則是「坐領高鐵票」的創辦人。

「坐領高鐵票」:先做,再說 


「一鍵訂完高鐵學生票,只要多幾個銅板,就可以優雅的在校內面交了。」 

這是「坐領高鐵票」臉書頁面介紹的文字,簡單的一句話,至今已吸引上千名穩定的學生客源。

之所以能順利打入這個市場,就是因為同樣作為學生的他,也曾有相同需求的困擾:「我唸中山大學,但是活動、研討會、展覽、面試幾乎都在台北,如果想在高雄跟台北之間頻繁的移動,就會大量的使用台灣高鐵。」他很認真地分析:「買過高鐵學生票的就會發現,必須事先跑一趟高鐵站,流程對學生族群非常不友善,所以才會想解決這個問題。」 

當面對這樣不方便的經驗,大部分距離高鐵站較不便的學生或許放棄、或許認命,以諾卻是思考把這樣的需求成為商機的可能。他找上同樣是資管系的Monica跟Nate,就這樣從創立粉絲團、建立google sheet開始實驗,他形容當時的狀況:「從有這個想法到野生的訂單進來其實只花了半小時。」半小時?完全可以想像他們行動力之高。
圖片來源

坐領高鐵票三人組,坐領高鐵票創辦人,左起Nate, Eugene, Monica。

這三個人就從最陽春的填表單、接野生訂單,每次購買員跑一趟高鐵只為了買少得可憐的學生票開始做起;後來經過受益的同學之間口耳相傳,訂單逐漸穩定,直到現在「坐領高鐵票」主要團隊有15個人(Chien Yin, Janice, Jeff, Jeff Weiting, Leon, Li Hsin Chen, Ling, Min Cheng Chung, Min Chun Chen, Raylin, Will Lin, Winnie Peng,以及最初陪伴他的Monica跟 Nate)。

他們透過過去累積經驗所掌握的SOP架設合適的購票平台,最後擴展到與各個學校間建立合作網。

 「什麼是學校間的合作啊?」我好奇地問。

「因為每個學校會遇到的狀況可能不太一樣。」以諾解釋。

好比某大學距離高鐵站距離實在過遠,所以學校的負責人接到訂單之後,是交由中山團隊的他們至車站負責購買,再轉寄到該學校。因為流程較其他學校複雜,購票時間、取票時間,甚至退票時間都必須考量在內,不同學校的狀況使他們一直很重視校際間的溝通與配合。

因為需求量高而穩定,即便時常有不同考驗出現,團隊也只是關注在如何做調整來解決問題。「同學在拿票的時候,跟我說很喜歡這個服務,因為之前去高鐵站對他來說非常的不方便...他們臉上真誠的表情讓我覺得很感動。」

2015年7月8日

「現在的學生一點競爭力都沒有?」但前輩,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0 意見
從大學畢業兩年,因為創業關係,我有非常多機會接觸到各行各業不同年齡層的工作者,他們有些是專案經理,有些是經理,有些更是總經理、董事長。
「現在的大學生真的一點競爭力都沒有。」
每次談到大學教育,無論對方是什麼行業,總是能如出一轍的給我這樣的結論與共識。

大學生怎麼了?

圖片來源

曾經有一名在娛樂圈工作的前輩語重心長與我說道:
「現在的大學生很不積極、對工作沒有熱情,整天沉迷在小確幸的事情上。這些年輕人常常告訴我,他們想要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是當我問他們下班後留了那麼多時間要做些什麼,他們卻沒告訴我他們想做什麼?你說他們是怎麼了?」
看著這些前輩們的怒氣、諷刺、無奈、悲憤、憂心,我想起我在工作時遇見的幾名大學生。

蝴蝶,需要破繭而出的努力和勇氣


他是學長B。

我和他高中就認識彼此,中間失去聯繫好一段時間,我始終不知道他去哪了,直到有一天臉書上推薦好友,我們才又找到彼此的聯繫方式。才發現,原來他曾經因為在建中找不到讀書的意義,產生巨大心理壓力,得到嚴重憂鬱症,最後不得不離開學校。

他形容當時的狀態,「當一個只會讀書的人,發現自己不會讀書了,瞬間天地就崩塌了。」 後來再遇見彼此時,我已經變成了他的「學姊」(年級較高)。他則因為高中書讀得並不好,於是進入了一間私立學校就讀。

有一次,我因為辦一場名人的校園演講,在臉書貼上宣傳文字。他剛好看見我的貼文,於是就遠從他們學校跑來參加了這場演講。後來,我又辦了一場青年生命探索挑戰賽。他看到計畫很好奇,於是也拉了兩個同學報名參賽。

在比賽過程中,他開始用探索的視角參與世界。他終於有機會開始好好用實踐的方式問自己幾個問題──「我是誰?」、「我能做什麼?」、「我想做什麼?」、「我可以為誰帶來價值?」。

比賽結束後,他並沒有立刻變成人生勝利組或是獲得隱藏技能。但是,他開始知道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摸索,而在這條路上,要面對的困難會很多,這條路上,自己必須得為了自己想要的成長而負責。而他也想要更認真地開始認識自己了。

比賽過後的一年多,我一直與他保持聯繫。

2015年7月5日

恒生管培教我的三件事:你未必能選擇老板,但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0 意見
離開第一份工作恆生管培(Management Trainee),轉到新公司半年了,覺得是一個適當的時候為上一份工作做一個總結 - 站得太近看不清全貌,過得太久記憶會褪色,我想在記憶褪色前留下一點回憶。
回首過去,我認為以下是我學到最重要的三件事:

1. 做一個職位之前,先辨認要學會的事


管培計劃最吸引之處,是trainees一般在短期內會在不同的崗位工作。在入職頭幾個月,我當時的老板知道我最終的目標是去企業銀行部做commercial banker,就說:
「你未來會做的幾個崗位跟你最終的目標關系不大,別浪費時間去學那些hard knowledge,你的目標應該是練soft skills,觀察各老板的管理風格,以及他們對不同的員工的管理方法怎樣不同;管培升職很快,你過不久就要管理年資比你深年紀比你大的屬下,所以你現在就要做好預備。」
慶幸得到明師指點,我在每個崗位都對此默默觀察,推敲每事背後原因,想想我是否認同這個做法,如果我坐那個位,我又會如何做?

有兩個崗位的老板甚至分別把我當成入室弟子,每天把我拉進房,分享他們如何管理手下的團隊,如何因應ABCDEFG君的背景而做教化,如何處理下屬,平級,及上級引發的辦公室政治。

在這兩個在銀行工作了廿年的前輩房中,我上了一課又一課MBA。

2. 你未必可以選擇老板,但你可以令老板選擇你


上面說到,我最終的目標是去企業銀行部做commercial banker。進企業銀行部前,我當然要收風,看看跟哪位老板最好。問了幾個人,幾個人都不約而同推薦王子。

可惜我可以選擇去哪個部組,但無法選擇上司。我被派跟另一個老板,但一直想辦法轉去跟王子。

過了一段日子,我跟王子的關系只跟於你識我、我識你,一起等電梯時寒暄幾句。時間對我不利,因為跟一個老板愈耐愈難轉跟另一個。我不可能走去直接同王子講「我想跟你」。

2015年7月3日

一直到離開學校才驚覺:我越來越像是個「人」了

0 意見
今年25歲了,慢慢脫離學校這個地方。有一種感覺都會不定時的浮現出來,我越來越像一個「人」了。

這是很恐怖的一句話,不管在誰耳中聽起來都是一樣恐怖吧,我自己也覺得很恐怖。無庸置疑的我是一個「人」,沒有任何討論的空間,我就是一個實實在在存在的一個人。

人的定義是什麼?


「人」的定義是甚麼?一談到這個問題,我的第一個想法是上google查定義是甚麼?

但是我隨即放棄,我覺得這樣做是一件很笨的事。查出人的定義有甚麼意義嗎?我想沒有。我試想我為甚麼會想到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呢?

我得到的解答是,在學校討論一個東西時,必須要先把那個東西定義清楚,這樣大家討論下來才會有所結果,不會一個的重點在東,一個的重點在西。
圖片來源



如果早已嵌入「學校」的社會沒有了「學校」


講到這裡突然發現,我的思維方向是受學校教育多麼的深。

父母會說:你要好好讀書未來才會過的好。所以我都乖乖的把老師教的,考試會考的都學會或是背起來,然後一直讀到碩士畢業。 然後突然發現,學校跟社會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為甚麼會有學校?如果一個社會沒有學校會怎樣?

這些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想台灣也有一大部分乖乖讀書的人一樣沒想過這些問題。

 一個人的人生會有多少時間在學校,多少時間在社會?

2015年7月1日

台灣人,你急著國際交流前,有沒有先用心做好「國內交流」?

0 意見
近日,臉書上出現一個新的粉絲專頁《什麼?你也愛用消費台灣原住民族來「文化交流」?》,成立不過短短幾天,粉絲人數已經突破一千人,乍看之下有些不明就裡,而其專頁內的簡短說明則寫著「這裡蒐集各種濫用原民文化元素聲稱交流的狗屁倒灶照片影片和事件,歡迎大家提供。」

原來,這是原住民青年針對各式各樣誤用、濫用原住民族文化的事件所做出的回應之一。
圖片來源

默許錯誤「文化交流」的社會結構應被檢討 

我們仍然可以在網路上找到眾多可怕的影片,許多不同背景的人們依然穿著奇特的衣服、跳著奇特的舞蹈在世界各地「宣揚台灣之美」或「展現台灣多元文化」。
關於原住民族文化被錯誤挪用的故事要從哪裡說起呢?

這問題一時之間還真是難以回答,因為這樣的情形實在太常見了,不論是原住民或非原住民,都可能因不了解而導致對原住民族文化的誤用、濫用甚至扭曲。

不過非原住民確實比較容易犯這類型的錯,尤其在諸多要展現具有台灣多元文化特色的國際文化交流場合,原住民族的圖騰、傳統服飾及樂舞常常是熱門選擇,然而我們卻不斷的在各種國際場合看見原住民族文化遭到不當使用、甚至對族人來說是醜化的「表演」。

前年(2013)夏天,網路上出現許多讓族人深感驚嚇的照片、影片,許多大學生身著不符文化規範甚至難以辨識的四不像服飾,唱跳著與真實文化嚴重脫節的音樂及舞蹈,更驚人的是這些學生正準備帶著這樣的「成果」到世界各地進行國際文化交流!

進一步了解才發現,原來這些團隊是由外交部主辦之國際青年大使徵選計畫所遴選出來的國際參訪團,然而,這些團隊所呈現之粗糙且錯誤百出的原住民族文化讓族人很難接受,這在當時引起一陣廣泛討論,族人也召開記者會嚴正表達拒絕被文化消費的立場

又幾年過去了,這樣的情形改善了嗎?大家有更了解多元文化的真諦了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