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

一封15年前的家書:我們覺得重要的事,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八年前搬家之後,雖然我的房間很小,但是爺爺奶奶的遺照一直都擺在我床頭的書架上,但是平時的我,卻鮮少有時間多看幾眼。

每年都要到了春節,除夕的那一天,趁著整理房間,才想到要把相框拿起來好好擦拭一番,然後就等著一年一度的祭祖,跟他們說說話。
爺爺奶奶的遺照旁,還放著一些只有我自己覺得意義重大的東西:一大罐象棋的棋子,爺爺晚年眼睛看不清楚,特地買了一套很大的象棋,每次我只要回去,那就是我們祖孫倆的娛樂(在早之前還會一起去爬山,不過要不是我懶得爬起床,不然就是後來爺爺身體不好也走不太動了...)

還有,就是從小到大,奶奶寫給我的一些小紙條,通常都是奶奶來台北之後,祝不習慣想要回去,但又怕我捨不得的哭鬧,奶奶都會早上五六點就靜靜的離開,留下一個紙條跟我說再見。

最後,就是爺爺生前寫的書,以及一封15年前的家書。

每次到了除夕,小心地把相框擦拭過後,我都會一個人關在房間,默默的把這封家書再看一遍。
-
小時候我很黏爺爺奶奶,可能是因為在家裡,爸媽管得太嚴格,也可能是因為是最小的孫子(小叔的孩子在美國),他們總是特別寵我疼我,每次學校寒假或是暑假,爺爺奶奶都會問爸媽我能不能回去陪他們,我往往也會吵的想回中興新村。

不過,隨著慢慢長大,高中開始我慢慢不在家的時間多了,大學甚至不住在家裡,我開始有自己的興趣、活動,開始覺得自己有很多更重要事,回去看他們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

可是,在我心裡,還是一樣好愛他們,但總覺得爺爺奶奶一直都會在,下次過年、明年暑假、等我忙完......我一定會回去陪他們。

但是,奶奶在我大三的時候過世了,那天晚上我還夢到她,小姑姑打給我的電話裡,什麼都沒說,我就知道是奶奶走了,接著一整天我都不想說話,更不知道說什麼好。

接著,我大學延畢,忙著準備考研究所,爺爺去世了,只記得當時的我有點麻痺了,就是每天忙著打球、念書、談戀愛,甚至這封家書,當初好像也沒有印象。

一直到長大之後,過年不在像以前一堆伯伯叔叔姑姑和兄弟姐妹一起過之後,開始顯得冷清;也不再像以前大家吃吃喝喝看電視,開始有更多自己的時間,去回顧這一年,去反思自己(當然還有耍廢...)。

這封家書,也開始每一年,都被我拿出來一讀,再讀。
想起爺爺奶奶的時候,除了看著他們的照片,眼框馬上泛紅之外,我什麼都不能做。

有時候,多希望老天能給我一分鐘就好,讓我當面抱抱他們,謝謝他們,讓爺爺奶奶知道我不會辜負他們的疼愛,更不會讓他們失望...
-
老爸說,祭祖的時候,有什麼願望都可以跟爺爺奶奶說,不要去求外面的神明,要求就求自己的祖先,但是想了好久,我沒什麼特別想求的。

這時我才發現,其實我們擁有的,遠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多。

要學的,其實是如何珍惜。
-
想起這兩三年,開始工作的自己,每天早出晚歸(好辣我知道沒有早出,但晚歸卻是一定的...)除了週末,常常跟爸媽講不到幾句話,家裡都快變成旅館了。

而我,又是每天都在忙著那些「我覺得重要的事」。

或許,那些我們覺得重要的事,其實根本沒有那麼重要;而真正重要的,是我們總是覺得還有時間、沒那麼急的那些事。

新年快樂,爺爺奶奶,我愛你們。

┌───────────────────────────┐
   MBAtics & 中山MBA 羊正鈺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絡:jswlm55@gmail.com
└───────────────────────────┘

1 則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