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5日

台灣與北京哪邊令人急躁?其實我們都在找尋生活中的「儀式感」

我想,在北京待過的朋友都遇過:

A:喂,你到的嗎?
B:啊!我大概還要半小時吧,我被堵在..........
A:慢慢來,我先取號,等位38桌..........
B:………………(好餓喔)

在計程車上,司機常常會問,台灣與北京哪邊生活節奏快。

我毫不猶豫回答:台灣的生活節奏快,但是北京的人比較容易急躁。為什麼呢?
圖片來源
在台灣,地方小、出發至抵達的距離比較短,雖然有時候也是會遇到堵車,但是終究能夠被緩解。上班睡過頭,好像也應該一小時內趕得到公司。加班加了晚一些,反正家也沒有多遠。

大家對時間片段、等待時長的預期單位非常小,所以我說台灣的節奏比較快。

在北京,很難不遇到堵車,小的像是交通大亂的路口,大的像是事故現場回堵幾公里。再過幾分鐘要開會,你急嗎?

急能怎麼辦?急就動得了嗎?然並卵!(大陸用語: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為什麼用卵這個字,是因為生活中已經太多男性器官的口頭禪了,新世代網路上就來新創個女性器官的詞彙唄。)

再加上實際距離比較長,一不小心睡過頭、加個班,再怎麼著急也得花時間在無法縮減的交通上,除非你也有個任意門。所以我說北京的人容易心急、焦躁,具體心理原因是對於現狀的無能為力。

有時候,在好不容易熬到的週末,真的會令人不想出門,只想好好窩著靜靜。也已經習慣,如果早上有電話或視訊會議,寧可在家裡搞定再出門,也不想冒險被堵在路上而無法準時開始。

初來乍到,選擇了一種適應的方式。

我選擇住在通勤交通路線較為單純的地方。每天只要出門,搭上地鐵,就可以有一個大約30-40分鐘比較完整的片段,方便利用。

通常,我會選擇看書、追劇、聽聽音樂或是規劃工作等。附近沒什麼娛樂,回家路上會經過家樂福、小區市場,順道帶一些食材回家,以免懶得出門家裡斷糧。

經過一年多這樣的生活,還算是充實方便,不過缺點是我的視力因此下降了不少。後期,也因為怠惰,很多時候便拿這樣的空檔再多睡一下,或是不停睇盯著手機聊微信。

*
趁著轉職之際,我嘗試做些改變,看看會不會因此改善我的日程安排。(有看過我其他分享的朋友應該知道,我的日常開銷也因此上升不少)

現在我住在走路就能夠上班的地方。如果天氣許可,我會邊咬著麵包、邊快步走路去公司,當作每日的基本運動。

如果天氣不好,那我會讓自己多睡一點,然後用打車軟體叫車,從起床到公司也可以壓縮在door-to-door 30分鐘以內。閱讀與看劇的消遣就安排到週末或是晚上。

當然,要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缺點是相對得付出更多租金與經不起誘惑的外食成本,加上不知不覺地發胖等健康損耗。

其實,要說哪一種生活比較好,那還真的很難評比。我常常在思考,不能說完全劃上等號,但很多時候,生活就是時間與金錢交換的方程式?

如果想要節省一點時間,那就拿錢買服務、買方便來換。如果想要省點錢,那就多花一點時間、多自己做一些事情。

至於到底是花錢好還是花時間好,則依據每個人的不同、行為方法的不同,各自會經歷不同的體驗,然而擁有不同的獲得。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詞彙,剛好最近閱讀到一篇關於「儀式感」的文章。不確定台灣有沒有儀式感這個詞,以前我沒聽過也並不理解「儀式感」是什麼樣的一個概念,所以我初步認為這是一個大陸用詞。

就如同小確幸一樣,台灣先普遍使用了這個詞,後來才傳到大陸去。
圖片來源
「儀式感」在說什麼?(可以參考這裏)截取自小王子一書中提到的概念:
儀式,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
為什麼我會用「儀式感」來作結?因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是習慣選擇用錢幫自己換來時間,還是喜歡用時間來省點錢,終究,人會產生慣性,接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漸漸地,你會感到無趣,開始不願意去思考每個生活中的小決定,開始不用心去體會過程中的小發現,就如同自動駕駛一般。

在這裏利用「儀式感」正面的定義來說,在某些時候,喚醒自己去留意一些小細節,去思考如何讓自己能夠時常有獲得,這樣的思維力量,與自己每天算計哪個選擇更來得划算比起來,或許能夠發展出另一個故事吧?


┌───────────────────────────┐
   MBAtics & Charlotte CHEN
1985年出生,元智電機,中山企研畢業。目前居住於北京,女性。喜歡旅行,探索不同的生活面貌與價值,重新認識自己與世界的關係。所屬產業:互聯網(ICT)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繫:navybed@hot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