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8日

去美國打工渡假需要的不只是「勇氣」,而是「相信自己」


關於美國打工渡假,相信如果是個旅行重度患者,應該都會有一定的憧憬,用最少的花費就能夠在夢幻的美國待上三至四個月。

而我,在今年參加了這項計畫,而後來在與其他交換生交流的過程中,似乎很多人都是因為美國影集、電影,而對於美國有莫名的期待。

至於我,其實並沒有上述的那些憧憬,我的出發點也非常的簡單,當時只是對於一陳不變的生活感到厭倦,有一種想要丟下課本、丟下制度,逃離這個城市、這個國家。

其實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逃走,只是在當下,我好像就這樣覺得,只要逃走了似乎就可以找到另一個出口,對於生活可以再找到熱情以及期待。而美國,它夢幻、陌生、遙遠,附加價值還加上能夠每天練習英文,而成了我逃離前往的目標。

從上述其實可以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個衝動,而這個衝動卻給了我勇氣踏進了那樣一個未知的世界

在美國待了三個月後,我回到了台灣。有很多的感動在心中,回過頭也非常地感謝當初那個衝動並且任性的自己,有很多東西讓我發覺如果我從未踏上那片遙遠而陌生的土地,也許我一輩子都無法感受,在這邊,我想要分享在這段旅程中我所獲得的一些領悟:

一、初期—只有勇敢並不夠,更多的是,要有相信自己的韌性


在一開始的階段,是最難捱的時間。

我無法忘記那段時期,要我說,我幾乎可以保證那根本是我這20年來最黑暗的時刻。當時,我在遊樂園裡的速食店工作,每天要面對的是,常常聽不懂主管的指示、聽不懂客人的要求、看不懂顯示螢幕上餐點的縮寫、冰淇淋做了幾十個還是做不好,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團隊的trouble maker。

每天每天,在工作完回去後,挫折感不斷來襲,那些時候我常常在否定自己的勇敢,勇敢這個詞好像突然成為了我人生的絆腳石,我挫敗的在一個我無法迅速改變的窘境,是勇敢把我帶到了這個陌生的國度,可是勇敢並沒有給我足夠的力量去面對我的挫折。

然後我又想逃了,逃回那個舒適的台灣,工作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想、吃飯的時候也想,無視無刻都想。

可是我內心的另一處,卻有著很多的不甘心,那個力量似乎說著,我都通過了整整半年來的各種簽證、工作面試流程,才來沒多久就倒下、放棄,是多麼愚蠢且不值得的決定。

還好,我是多麼的幸運,遇到了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的我的室友Yuliia。 

那一個晚上,我幾乎已經選擇了放棄,我挫敗的跟他說了我想放棄的想法,他不斷的開導我,並在最後送給了我一段話,而那段話成了當時的一到陽光,給了我繼續堅持下去的理由。

他是這麼說的:「Yang,你可以選擇離開,離開這個你不喜歡的城市、這份你不喜歡的工作,可是,問題一樣存在,不論你在美國的哪裡,你都會遇到一樣的問題,我比你早來,在我剛來的時候,我也跟你一樣聽不懂、看不懂,是個trouble maker,甚至,我整整打掃了一個月,可是現在,我是不是也渡過那樣的時期了呢?我想要告訴你,一如當時我媽媽告訴我的話,既然選擇了,那麼,不論這一路上難過的、辛苦的、困難的,都只有三個月,而且,我們都會陪你,陪你度過這些不開心、挫折、不愉快,三個月後,我相信當你回頭看,你會感謝那個當初堅持的自己。」
那段話對我而言,好像成為了一種保證,她在對我保證只要我留下來了,在不久的將來也可以看到像她那樣容光煥發的自己。同時,這段話好像加添了那些我不足夠的勇氣,突然的我好像又有了力量面對那個在工作中不斷失敗的那個自己。

在那之後,工作仍然會繼續地聽不懂、看不懂,可是我的心態開始轉變,在上班的途中,我總是聽著盧廣仲的一首歌,歌詞是這麼說的:「一定要相信自己,一定要相信自己,儘管他們不看好;一定要說服自己,儘管沒有人相信,今天過去,就讓我輕輕睡去,睜開了眼,明天會美麗;今天過去,疼痛會過去,睜開了眼,明天會美麗。」

那是我鼓勵自己的方式,因為我好像懂了,只要堅持的過完一天又一天,總有天,對於工作,我會得心印手。

最後,當我回頭看,計算了一下,我大概用了大約25天,慢慢的,開始對於工作上手,對於語言能夠習慣並且跟客人對話,那一刻,只想大聲地尖叫:「我終於做到了!」

二、中期—工作之餘,更多的是觀察這片土地上的文化


在工作上手了以後,我開始花很多的時間在跟當地的同事交流,與此同時,我也觀察美國人他們的工作環境,漸漸的,我得到了一些結論:

A. 永遠用鼓勵代替責備的美國主管 

我永遠記得每天早上例行的Morning meeting中,主管都一定會讚美我們各項工作在昨天做得非常棒,接著才會說道也許有某些部份需要再繼續進步,繼續改進;對比於台灣,台灣的社會著重於檢討缺失,對於做得好的部分,很少給予下級最直接的肯定。

這是一個我很深刻的體悟,比起台灣社會選擇用責備的方式來力求孩子的快速進步,美國選擇了先給予孩子足夠的自信再從中告訴孩子需要繼續進步的地方。

B. 給予平等地位,盡力消除上下級權威的社會 

這是我在那邊工作的感覺,美國主管一直給予了我可以平等對話的平台,在那裡我們稱呼主管直接稱呼名字,不太會有輩份壓力,主管在每次公開的場合中也會非常地強調雙方溝通,希望我們只要又任何建議、問題都可以直接找他溝通,我也聽到了非常多的我們的同事直接在公開會議中說出自己的想法。

讓我覺得難能可貴的是,美國的主管一直都是謙虛的謝謝對方的建議並且在不久後我都可以看到一定的改善;相較於台灣,企業文化中似乎更強調的是順從上級主管的意見、順從長輩的聲音,在美國,我看到了另外一種不分年齡、不分輩份,平等發言的權利。
C. 台灣真的這麼沒有一項好嗎?

看完了前面兩項,也許會有很多人對於台灣的工作環境感到失望,但在這樣的過程中我也看到了一些台灣教育上好的一面,是讓美國人感到敬佩的。

在我工作的地方,美國同事很常出現一種狀況,也就是工作的時候人沒有出現、更弔詭的是也完全不會請假,對台灣而言就是翹班的概念。

對我們台灣人而言,遲到早退、翹班都是大忌,所以整整兩個月,我們這三個台灣人都不曾出現以上狀況,在快走的時候,主管還對我們台灣的教育表達了讚賞。所以我想說,台灣真的沒有那麼差的。

三、後期—體驗瘋狂的美國 

時間走到最後,離離開美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抓住尾聲的我,也盡力的享受每一個休假,跟著所有的交換生一起旅遊、一起開party、一起去夜店、一起去看了只有在課本裡面才會出現的名詞五大湖。

當然,也經歷了整整三個月超爛的網路、被流浪漢要錢的驚恐、被自己的同事偷錢的窘境、每天走在路上提心吊膽怕會被搶,包包不只往前背還用鎖鎖起來的情況,最後,甚至還因為安檢沒過被關在美國機場的小房間差點回不了台灣的詭異事件。 

結尾 


其實很多時候,我仍然覺得這三個月如同夢一場,從來沒有想過在20歲的那一年會有這樣的一個經歷,發生了很多故事、感受了很多情緒、認識了很多朋友。

回過頭來,當我再次問自己,我是否在逃離台灣後找到了新的方向,對於生活我是不是找到了新的期待,我想我會很肯定地說「Yes,I do.」

離開台灣去美國,絕對是我最衝動、任性但卻最正確的決定。



┌───────────────────────────┐
  MBAtics & 中山財管 楊苡瑄
 帶著好奇心想要一步一步探索世界的各個角落,我總相信,每一片土地上的人、事、物都會
 帶給我滿滿的感動。期許自己,能在每一條旅行的路上,用自己的力量,讓更多的人認識我
 的家鄉,台灣。 
 歡迎與本文作者聯繫:yangyishiuan1205@gmail.com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