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

第一次泡「大眾池女湯」教我的三件事:其實我們都不完美

0 意見
跨年三天連假,一天給朋友,一天給家人,一天給工作(One-Forty)。

給家人的那天,跟著家人到烏來走走。記得上次去已經是小時候的事,雲仙樂園人聲鼎沸,入口處的鬼屋一直讓人念念不忘。

這次的景色,因為不久前颱風侵襲,道路整修多處管制,雲仙樂園人潮少得可憐,入口處的鬼屋鐵門緊閉,籠罩著山上霧氣,更增添幾許想像。

下午逛過老街,傍晚的行程是泡湯。

可能因為爸爸喜歡,泡湯在小時候的記憶中很常出現:陽明山、金山、烏來,國小什麼都不懂,光著身子跟著媽媽妹妹泡大眾池;國中對身體逐漸產生意識,開始泡起個人池不需要跟陌生人坦誠相見。

隨年紀增長,與家人泡湯的頻率隨著相處的時間逐漸減少,這次泡湯,在半路上才知道是要泡大眾池,儘管家人強力推薦那家多好多好,我還是開始焦慮不安了起來。
圖片來源

走出自己的想像,其實我們都不完美

我想會焦慮,是因為不像「個人池」,我們被規定光著身子,與其他人坦誠相見。

在他人面前赤裸,本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情,再加上脫下衣服後,自己所有的不完美不再能靠衣服遮掩,開始害怕他人如何評斷自己的身體、害怕面對自己的不完美。

在我盡可能的拖延,並扭捏的走進泡湯區之後,我發現待在裡面的女人讓我看到人最真實可愛的一面。

她們泰然自若、慵懶自在地找到屬於自己最舒適的位子,安靜地坐著、躺著、泡著溫泉、使用烤箱、水柱按摩…… 她們的身材幾乎沒有人符合我們平常在雜誌上看到的那些名模。

大部份的她們並不纖細,她們的胸部大小形狀千奇萬種;她們的小腹有些像多層游泳圈掛在肚子上;她們的皮膚或皺摺或鬆弛刻著歲月的痕跡。

她們不完美,但她們很真實。

2016年2月24日

當整個歐洲都是交換學生,請先找到屬於你的「生活重心」吧!

0 意見

「土耳其?好酷哦!但為什麼想去土耳其交換阿?」 



不管是中文還是英文,我想這是過去我交換的半年來,最多人問我的問題了。

而我也相信,未來無論是認識新朋友或是在職場裡的面試場合,這個問題一定會持續出現在我和他人的對話中,或許五年、十年、甚至是一輩子都會有人問你為什麼當時會做出這個決定。

所以,這個可能會跟你一輩子的問題,在出發前,你真的想好了嗎?


從交換動機,找到生活重心 


在討論事情的時候,我很喜歡回到問題的本質,因為即便是同樣的行為,只要有不同的動機,產生的結果也會有所不同,像是同樣去土耳其交換的學生,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和規劃一定也不盡相同,這當然牽扯到大家最初的交換本質和動機。 

回到交換的議題,如果未來的交換生們還不知道為什麼想去交換,或是為什麼想去某某地方交換,我建議在選擇學校前,請務必先用力的思考這個關鍵問題吧!



它大可不必是很具體的答案,也可以是「一個」廣泛的主題,比如說想體驗某個地方的文化?或是特別想去哪裡旅遊?或是想要學哪國的語言等等,這些都會是決定你想去的國家以及你在國外生活方式的重要條件。

不過切記,絕對不能太貪心!即便是去一年的同學也盡量以「一學期一個主題」為主,這並不是說一次只能挑一種事情做,而是這些主題應該要有先後順序。

2016年2月21日

我的肺在去年說他長了一顆腫瘤,於是30歲的我決定...

0 意見
歸零是一種心態,亦或是一種狀態?

打開電腦,在GOOGLE上搜尋30歲,大概是30歲之後絕不能在做的N件事情,或者是30歲後你的位置在哪?30歲以前應該要完成的事情...

諸如此類的事情一大堆,不過好像很少有人這樣對你說:

「30歲,讓自己歸零吧!」

30歲以前的我,大概就是由教育、跟工作這兩件事情組成。

教育教會我:玩樂、念書跟考試。小學時代,上學就是在玩樂;國中、高中的時候,上學就只為了考試;進入大學時代,剛進去的前兩年大概就是瘋狂的玩樂,等到我被學校21之後,才發現原來我對未來完全沒有任何想法。

於是,好好念書考上研究所,才總算順利出社會找到工作,然後就一直做到去年的六月…。

我不知道上述的人生歷程,是不是跟大多數人相同,只不過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再過著別人期待的生活,從讀書到工作,然後買車買房結婚等等,這一切似乎都來的很理所當然。

只不過理所當然的生活,在29歲那一年,肺跟我說他長了一顆腫瘤之後,我的人生就莫名的被插上驚嘆號與問號:

驚嘆號是對自己有腫瘤感到驚訝,問號則是對未來產生疑惑。

停滯讓心態與狀態都歸零 


從尋求外科醫生的診治到手術,其實只花了兩個禮拜,由於腫瘤不大,術後復元的情況也很順利。

幸運的是良性腫瘤,不幸的是,驗到結核菌必須要接受強制治療,最短六個月。 所以,過去一直不斷往前推進的人生,在這半年突然停滯,不知不覺我就跨入了30歲。

剛開始接受治療時,自己辭去了工作,停下了專欄寫作,連吉他也沒再彈了。從一開始的閒晃放空,到後面開始學習製作手工皂,開始養寵物,開始當志工。

漸漸的轉換自己的心情,在製作手工皂時磨練耐心,感受從一堆油和鹼變出手工皂的成就感;與寵物的互動體會毛小孩的世界與感動;志工生活探訪獨居老人,透過陪伴以及關懷,聆聽著他們生活上的無奈與傷感。

從這些接觸新領域的事物,看到過去的自己沒有看到的世界;透過這些體驗,視野也越來越寬廣,讓生命不再只有工作,多了更多色彩。

2016年2月19日

「不要叫我做事啦!我不會」爸爸的一句話開啟了春節的性別歧視

0 意見
響徹雲霄的鞭炮聲夾雜孩子的嘻笑,今年的過年依舊熱鬧。台灣的過年文化源自於中國,而回顧中國傳統節慶的歷史背景,大多受到父權社會以及家父長制度的影響,延續至今,台灣的過年也充斥著滿滿的性別不平等。

帶著性別之眼觀察春節,過年期間許多你覺得理所當然的事,卻不必然是如此。
圖片來源

媳婦在家庭中的角色被賦予過多責任與義務


這項不平等其實顯而易見,如果敏銳一點,在除夕前觀察每位家人的神情,其實就略知一二。我明顯感受到我媽在除夕前幾天壓力遽增,還緊張到頭痛,臉上不見年節將至的歡欣鼓舞。

「你們除夕晚上要來幫我準備年夜飯喔。」媽媽對我們三個小孩耳提面命著。

要煮出一桌子豐盛的年夜飯若只有一個人負擔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媽媽的壓力來自於何處?可能是怕家人吃不飽、菜色變化不多讓家人吃的不夠滿意,壓力更多其實是來自於父權家庭的權力掌控者---公公、婆婆的意見。

我祖母喜歡餐桌的菜滿到桌緣,象徵今年豐收,但我媽媽認為菜夠吃就好。 祖母皺著眉說:「米粉怎麼只有煮這鍋?再多煮一點吧!」

媽媽耐著性子向祖母解釋:「大家沒有吃那麼多,如果煮太多冰箱會剩一堆剩菜喔,反而難處理。」當家人吃完那鍋米粉,祖母這時便理直氣壯的說,「因為你媽媽不多煮一點,害你們不夠吃。」

從這邊可以看見婆婆以責備的態度面對媳婦挑戰她的權威。

還可以看見的是,明明除夕坐在餐桌上一起享用年夜飯的,是爸爸、爸爸的父母、爸爸的兄弟,為什麼是媽媽要煮飯?為什麼媽媽不是回自己的原生家庭圍爐,反而是在夫家?

2016年2月15日

一封15年前的家書:我們覺得重要的事,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1 意見
八年前搬家之後,雖然我的房間很小,但是爺爺奶奶的遺照一直都擺在我床頭的書架上,但是平時的我,卻鮮少有時間多看幾眼。

每年都要到了春節,除夕的那一天,趁著整理房間,才想到要把相框拿起來好好擦拭一番,然後就等著一年一度的祭祖,跟他們說說話。
爺爺奶奶的遺照旁,還放著一些只有我自己覺得意義重大的東西:一大罐象棋的棋子,爺爺晚年眼睛看不清楚,特地買了一套很大的象棋,每次我只要回去,那就是我們祖孫倆的娛樂(在早之前還會一起去爬山,不過要不是我懶得爬起床,不然就是後來爺爺身體不好也走不太動了...)

還有,就是從小到大,奶奶寫給我的一些小紙條,通常都是奶奶來台北之後,祝不習慣想要回去,但又怕我捨不得的哭鬧,奶奶都會早上五六點就靜靜的離開,留下一個紙條跟我說再見。

最後,就是爺爺生前寫的書,以及一封15年前的家書。

每次到了除夕,小心地把相框擦拭過後,我都會一個人關在房間,默默的把這封家書再看一遍。
-

2016年2月14日

你知道嗎!「分手後的日子」才是我們人生中最有價值的時光

0 意見
與在一起好久的另一半分手了。

本來以為,那麼熟悉的兩個人,不會因為什麼事情讓彼此的信任有所改變。直到那一天的到來,我才發現人與人的關係有多麼脆弱。
圖片來源

對於一個企圖心很強的人而言,當他到達了自己的夢想殿堂,一個所謂「人儕濟濟」的環境時,不論是身旁光鮮亮麗的同學,又或者是生活中前所未有的挑戰,如此嶄新的生活,只要一個不小心,都可能讓人分心。

於是慢慢地,兩人前進的方向開始有些不一致;漸漸地,脫節的生活隔閡,讓兩個人的心也不再靠近。在最終,只好走向不同的道路。

於是,在分手後的好長一段時光,我們開始數落對方所犯下的種種錯誤、埋怨命運讓我們經歷這樣的傷痛、怪罪生活有多麼的不公平。

分手後的作為,決定分手的意義


然而,這樣的我們,有因為這段感情與這次的分手,學會任何事情嗎?又或者,我們根本還沒想清楚,到底是什麼讓兩人分手,也不知道該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呢?

其實,分手的價值在於它能讓我們學到的東西以及對於我們未來的改變,而我們在分手之後的作為,也決定了這段回憶對我們未來的影響。

如果我們能認真看待自己的作為,化悲憤為助力,「剛分手後的這些日子,可能是我們在人生道路上,最有價值的一段時光。」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