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恐懼與偏見——為什麼永遠都有效?

0 意見
從兩年前開始負責做新聞網摘之後,幾乎每次國內發生社會事件,我幾乎都是第一個要負責處理的人,即便是休假也不例外。 

今天,可能是第一次我完全day off(補休)的狀況下,睡到快中午,接著就回學校找主任、學弟妹和學長姐。 

事件發生後,我就像是個一般民眾,斷斷續續地從不同管道接收到新聞訊息,片段的聽到身旁的人們耳語、或氣憤地談論著兇手有多殘忍,那位特別回台陪伴孩子的母親有多可憐。 

這一次,是兩年多來我首次不是以新聞現場的角度去接收、感受、思考社會事件的發生,對於一個民眾究竟有什麼影響?

我好奇嗎?

當然,我超想要搜尋各大媒體、影音與各種畫面,去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憤怒嗎? 

廢話,我想爬滿社群名人各式評論,更想跟臉書上的朋友抱怨(發洩)點什麼。 

但最後我選擇都忍下來,只因為,突然想到才剛看的《動物方程式》,為什麼這樣說呢?

2016年3月23日

那年我在商周實習—若要無可取代,就別花時間在機器人也能做的事

1 意見
商業周刊,是我大學畢業後第一個暑假的實習。 

為什麼會去實習呢? 老實說,我是有些抱著賭氣的心態。

當時的我,對於自己研究所考上的學校有些不滿意,所以我希望找個實習來證明自己,同時增加自己的競爭力,於是我便開始在茫茫公司海中尋找實習機會。 

說來有趣,商業周刊是我在準備企管研究所的一年期間,最好的戰友。

每天念書念累了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坐在圖書館看著一本本商周,就在這樣的革命情感,我不知不覺也開始對於這個品牌產生了興趣,我發現自己也很想要用文字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說出世界正在發生的故事。

因此,我選擇在暑假時,進入商業周刊擔任實習記者。

第一課:夢想與現實的差距,是成長最大的原動力 


我必須承認,自己在進來實習之前,並不覺得成為一位好記者、寫出一篇好文章是非常困難的工作。我覺得,記者的工作大概就是就是每天採訪別人或是上網找些資料,然後再整理寫成文章而已。

直到進來實習後才發現,事情並非這麼簡單。

想在商周成為一個好的記者,你不只要有流利的外語能力以及產業的基礎知識,還要經營自己的資源與人脈,在必要時蒐集到自己所需要的資訊,並具備敏銳的觀察力,去察覺生活中的大小事情。 

而這些,都是我過去未曾想到過的,也讓我明白到自己與他們的差距,在一次次的挫折中,我開始加強自己過去從未正視過的能力。 

當我了解到,想掌握世界的脈動,中文資料絕對不夠,所以記者們通常都直接看國外的資料,並打個電話就能訪問外國人時,因此,我開始下定決心看BBC、聽TED來加強自己的英文; 

當我發現自己因為排斥而對於金融一竅不通,連A股是什麼都不知道,只好在開會時當傻子之後,我開始在下班時間找資料進補金融知識,也願意嘗試了解它的運作;

當我在幾次報稿單都被說文章論點站不住腳了之後,我開始研究公司的財報與股價,加強自己在數據方面的判斷能力。 

因此,我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個自以為擅長的實習,因為只有當我不斷被挑戰、被質疑之後,我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進而要求自己看得更多、想得更多,並且更心甘情願的去學習。

2016年3月20日

Yahoo!實習「逼我的事」:發自內心主動學習、永遠沒有正確答案

0 意見
【前言】

哈囉,我是牛寶賢(Andrew Niou),目前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MBA Program),很高興有機會能在2015年的暑假進入Yahoo! Taiwan擔任電子商務部門(E-commerce)的暑期行銷實習生,更幸運的是能在暑期結束後受邀續約實習,讓我能在這近半年的實習期間能有更多的學習與體驗,很快的2016年暑期實習生也開始招收了,想必又會有一波學弟妹會好奇這邊的實習生活,希望透過我的經驗分享,能讓更多對於電子商務、網路公司、數位行銷有興趣的學弟妹們(特別是就讀於MBA的大家)有進一步的認識。

【實習心得】 

「不只會團隊合作,更要會單兵作戰」 


會下這個標,某種程度上是想特別分享我覺得在這份實習中很重要,但是在商學院和MBA的同學們常常會不小心忽略的部分,所以特別拉出來分享,分別是以下三點:

1. 關於「自主學習與探索未知」

沒錯,團隊合作固然很重要,我也覺得該被強調,但常常會不經意出現互相carry或是很多事
都要集體學習的狀況,往往習慣了就會因此少了自己主動向外探索的野性,因此就少了一次學習機會,講到這邊也許你心中覺得有點小不服氣,這時可以仔細想想,自己最近一次發自內心地主動去網路上搜尋或是去書店找書來看,只為了自學一個從來沒學過的技能,是什麼時候?

因為如果在這邊實習,有時你會被主管賦予只有一個人執行的專案(特別如果你到了專案實習階段,這更重要),此時不可避免是要自己主動上網去學,學習自己吸收和應用,藉此優化自己,那如果自我要求又是很高的人,那就麻煩更積極衝一發了

2.  沒有正確答案

跟學校課堂上學習不一樣的是,你可能很難一舉手就得到老師們的正確解答,因為網路業實在是競爭非常激烈且發展神速(想想你現在手機裡有多少個電商的app),幾乎沒有一個勝利方程式,很多東西常常一個眨眼就過時,或是有些尚未成熟的概念或是新工具,往往是要邊跟網路上的大大們學習請益,同時一邊跟著動手試試才會學到的。

像是如何製作一個吸引人的好文案?廣告投放概念?關鍵字怎麼下?哪些數據是有價值的要好好關注?這些知識都是既廣且深,所以務必老實做,建議不要一開始就有找捷徑的習慣,盡量實際做做看,收穫絕對都是你的,內化後都會是硬實力

3. 快速試錯快速學習

還有一個跟一般實習不同的地方,就是在工作分派上,常常都是一個主要工作再夾雜其他專案同時執行,也因此會有機會跟不同部門合作,要在這中間遊走並在實習專案中做一點點小貢獻,你不僅必須時時學習來自我升級,還要盡量快!快!快!

做錯了或執行成效不佳沒關係,不要有包袱,趕快發問和檢討再迎頭趕上就好了,養成學習好習慣才能跟上腳步。

2016年3月16日

誰說做任何事「一定要有理由」?我就不能只是__

0 意見
「嗨我是阿哲,我在媒體公司上班,你呢?」

「嗨我是 Sophia,我在做 One-Forty,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教育的非營利組織」

「哇好酷噢!怎麼會想做這個呢?」

噢天啊,這大概是每次社交場合最常出現的問題。

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當你做一件事情,一定要有明確的理由呢?

就像你問梵谷,「嘿,你為什麼喜歡畫畫?」或問 JK 羅琳「嘿,你為什麼想要寫書?」或問頂新魏先生「嘿,你當初為什麼要煉油?」一樣,JK 羅琳可能是因為火車上的靈感,梵谷作畫可能是想讓自己免於發瘋,魏先生可能因為當初大家都這麼做,或剛好發現有錢賺。

這些是真正的原因嗎?

想說的是,有些人(像我)就不是我們打從娘胎生出來,或是經過縝密計畫邏輯推演後決定做什麼,而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感覺對了,然後就這樣一頭栽下去了。
圖片來源


記得大學生時期,每一次決定要去哪裡背包客、打工、當志工、交換,都是「摁,剛好看到機會又感覺對了,就衝吧。」就連本來規劃好的四川交換,也因為直覺取消,直接進入第一間公司任職。兩個專案結束後,聽從感覺離開,在有點低潮不知道人生未來去向,因為朋友  K 接觸到過去根本不曾注意到的東南亞移工,聽到他們的故事,給當時的自己當頭棒喝充滿力量,覺得是多麽值得分享給更多人的故事,也覺得該為他們做點什麼,而且好像很好玩,那就去吧!

2016年3月13日

當學生搶著進明星高中、前段大學,教育當然無法「階級流動」!

0 意見
記得我國中還沒畢業,就推甄上建中的那一刻,全家欣喜若狂的氣氛;但也忘不了我以建中全班倒數第三名畢業,去念中原大學時家裡的氣壓有多低。

進大學之後,父母曾經跟我說「不要讓考上建中,成了你人生中唯一的高峰...」

什麼叫做「人生的高峰」?

我常常在回想,考上建中的當下,開心的我是真的開心嗎?離開家去念中原,難過的我又是為了什麼難過?

家人在乎過我的開心與難過嗎?學校和老師又關心過我喜歡或討厭什麼嗎?社會想要灌輸給我的價值觀又是啥?而當時的我又懂得思考自己要什麼嗎?

「48級分就能上台大?」


這陣子引起不小的爭議,讓我耳中不斷響起父母說的那句話,是啊,會鬧那麼大其實就意味了「上台大」本身就代表了一種高峰、一種成功、一種階級流動、一種被定型的價值觀。

為什麼大家不會討論「她幾級分就能上東吳法律、幾級分就能進他熱愛的南藝大?」

當我們討論某學生進了學校跟不跟得上課業,該檢討的好像是我們的國高中教育或是偏鄉資源落差吧?

大學教授要詬病「繁星計畫」背後,很多人成績造假或是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念這個系,該討論的好像是考生行為背後的動機吧?

台大不過也就是台灣的其中一所大學,試問有誰才是真的「值得念台大」?念了台大又有什麼了不起?

再者,當這個社會用「48級分」來評斷一個學生優劣更是偏頗,成績本身是有其代表性,但絕對無法真實呈現一個學生的狀態,如果要看該生對什麼領域、科系有熱情,看得應該不是加總而是48級分內的細項不是嗎?

2016年3月10日

別扯團隊後腿!商學院學生「不要」投入網路創業的7個原因

0 意見
商學院學生不要投入網路創業!

更精確一點來說,應該是不要成為co-founder,但可以加入產品已經PMF的團隊

我自己就是商管學院,創業前也對自己本科的能力很有信心,但一年後我打這篇建議商管學生不要進入網路創業,不要像我一樣浪費那時候co-founders的時間,扯團隊後腿。
圖片來源

客群:商管院學生
讀完獲益:明確知道身為商管學生是否該投入網路創業、避免可能發生的思想誤區。

以下是網路創業起步要做的事,商學院學生試著看看自己可以在哪裡發揮功能。

1. 有創業想法或經過使用者訪談後發現創業想法。

2. 開始打造最小可行性產品。

3. 發布最小可行性產品、獲得使用者反饋。

4. 修改想法、修改產品。

5. 發行修改版產品、獲得使用者反饋。

6. 重複4、5直到產品 Product Market Fit。

講完了,這是網路創業一開始的一切,打造產品─完全沒有非你不可的地方。

就像Paul Graham講的:「創業初期的公司,非技術類出身的創辦人能做的只有為工程師送咖啡和漢堡。」

以下是你會反駁的點:


2016年3月8日

大選之後我去中國當背包客,當我說出自己「主修政治」之後...

0 意見
背包客,backpacker,一般而言,指的是因為預算有限又想要進行深度旅遊而選擇的自助旅行方式的一群人。因為有限的預算,背包客棧就成為了晚上投宿的好選擇。

在背包客棧裡,大多數眼光開闊、「心態」年輕的人。大家可以在這個開闊的空間裡,徹夜地分享彼此的思想,抑或是無邊無際的想法。

而這樣開闊的平台對於在台灣與中國之間,又有不一樣的意義?
圖片來源

暢所欲言的思沙龍


在中國的背包客棧,當我們脫口而出我們來自台灣,人們會發出讚嘆的一聲「哇!祖國寶島台灣。」主張台灣是國家的人們初次聽到這樣的語彙,或許會心裡不舒坦,但仔細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們的思維。

而這樣的窘境,藉由背包客棧這樣的空間或許可以得到緩解。因為,在官方場面說不出來的、問不出口的話題,在背包客棧裡都可以被無拘無束地被討論著。

今年冬天,我去中國的政治中心,北京市,自助旅行。入住了當地的背包客棧。寢室的氛圍很溫馨,一開始話題圍繞著台灣的小吃及偶像劇打轉。

但當我說了我主修政治,他們也不再沉溺於粉紅泡泡、或是單純地問一些小女生在意的話題。「所以你們是怎麼看待蔡英文選上新總統這件事的?」在北京的青年旅社,同一寢室的杭州女生問我。眼睛閃著好奇的光。

「在台灣台獨的人很多嗎?」、「你們又是怎麼看待周子瑜事件的?」、「你認為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嗎?」 這些話題圍繞著我的整趟旅行。

2016年3月3日

終於輪到我當主管的那一天,才知道過去的自己太天真了!

0 意見
前年此刻的我,正在抱怨當經理多無聊,每天感覺自己沒做什麼事,出一張嘴分配工作、整理進度、做review報告、調整人員結構、跨部門協調,很不踏實。

因而我下定決心,在找下一份工作的時候,一定要找一份可以親力親為做些什麼、又不失管理應用的工作。
一年後,我在這裡下了這樣的標題,覺得過去的自己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在某些時候,沒有title卻想要推進自己一些不錯的想法與項目的時候,真的還不只是比想像中費力一點而已,簡直是登百岳還辛苦。

話說,換了個屁股,就換了個腦袋,這樣的矛盾說來也奇怪。

在公司裡、在團隊中,往往是真正做事的人才能發現實際與理想的距離、流程的盲點和可能的風險。但是,也在很多情況下,真正做事的人也只能應急處理、讓事情順利推展,卻無法推動整部門、甚至跨部門合作來針對問題的源頭做根本地處理。

這樣的情況我想很多人都會遇到,問題無法解決的形成原因有很多。

有些人是忙著應急處理,不想讓老大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就默默處理掉、好似天下太平。有些人是反應了問題卻無法充分展現問題的嚴重性、無法給老大建議,讓上級覺得處不處理無所謂。也有些人是遇到老大為了與其他部門老大的友好、明哲保身,選擇逃避擱置。

有時候問題也可能難解的原因不在人,而是在事情本身。有時候可能是歷史遺毒、前人種下的因果。有時候可能是高階經理人的年度目標壓力作祟。有時候可能是部門間業務交叉的灰色地帶。有時候是礙於各種硬性條件的限制,如人力短缺、預算不夠、資源不足等。

無論是人的問題還是事的問題,對一個小小的員工來說,可以說是手無寸鐵。除了一直做好向上匯報的工作以外,似乎也沒有支點能夠使得上力的。

2016年3月1日

除了高顏值小鮮肉之外,真正讓你「上癮」的其實是心裡的遺憾...

0 意見
『有些人就像毒品,沾了一口,此生難戒。』--《你ㄚ上癮了》

作者以「毒癮」作為小說的開端,象徵愛情的毒癮。而故事中兩位主角的名字,顧海與白洛因,組合成的「海洛因」,也間接預告了結局:一旦沾染了彼此,誰也別想戒掉。

大陸爆紅網路劇《上癮》依循原著改編,敘述的男性之愛掀起巨大風潮,不僅受廣大劇迷喜愛,更引起多方注目。而關於《上癮》,不僅是高顏值小鮮肉的演員、自然的演技、令人臉紅心跳的情節,更多是「年少」的單純。

如果你也願意,就和我一同找尋年少的單純吧!
圖片來源

不折不扣的當紅炸子雞:一夕爆紅,話題不斷!


談到成功的產品,不外乎產品本身炙手可熱,一「物」難求,甚至能為相關的人、事、物增添不少色彩,意外創造出「價值」。

那麼一部成功的戲劇又是如何? 個人以為一部成功的戲劇,不僅能製造許多話題和捧紅演員,更創造可期待的高額利潤。

大陸同志劇《上癮》於2016/1/29正式上線,開播至今尚且一個月的時間,已造成全球多處動盪。不僅台灣、大陸同志圈的男子都搶當顧夫人、白夫人,就連台灣星座專家唐立淇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悸動,直播大出櫃,承認自己是「骨灰級腐女」。

而這股風潮更勝不久前的大陸同志網路劇《類似愛情》與《逆襲愛上情敵》,《上癮》中飾演顧海的黃景瑜以最快的速度突破100萬微博粉絲大關,而劇中愛人白洛因的扮演者許魏洲也望其項背,同樣突破一百萬大關。

身為粉絲,除了對兩位主演以及該劇的成功感到相當高興之外,也對這突如其來、一夜間的爆紅(Strike It Famous)感到驚訝、好奇。難道要有這樣的成功只單靠中國人口基數大就能成嗎?或是只要有相當鮮明的觀眾(同志與腐女)?

那麼,這部能夠震動多元族群的劇究竟有什麼能耐?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