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9日

到了北京不創業很丟臉?蠢蠢欲動的背後請先問過自己「初心」

0 意見
有人開玩笑說,北京,得了一種不創業很丟臉的病。 

在 2014年~2015年之間,北京瀰漫著創業熱潮。在路上,可以聽到有些人口中不離創業兩個字。

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創業公司,就在幾個著名的商圈,舉辦各種發布會、創業展示會,與各路來的投資人兜售自己的idea。利用各種活動曝光自己的產品、拉攏優秀人才加入團隊。昂貴的電視廣告、地鐵廣告,不難見到各種拿到天使投資的、聽也沒聽過的小品牌入駐。可見那個錢燒得?

也大概在那個時候,在大公司的打工仔們,也開始蠢蠢欲動。 

有人有想法、技術也還行,小團隊就這樣快速的組建起來。租個小屋,連上Wi-Fi,印幾張傳單,離開大公司的庇護,自己出去開天闢地去。

 在矽谷,Google其實也養著一個巨大的生態圈。跟在中國一樣的,你可以發現很多名不經傳的小公司,創始人可能跟這幾家大企業剛好有一點關連。

為什麼這麼大膽?人人覺得站在風口下,自己能夠分杯羹。

2016年9月27日

我在北京的創投實習:「會議紀要」聽不懂給我的震撼教育

0 意見
嘿,這個暑假你去了哪裡實習呢?「我去了天安門、故宮、長城和中關村實習,這些地方,都在北京。」我是這樣告訴我同學的。



研究所升碩二的這個暑假,全台灣商學院的研究生都忙著找實習,而本來不打算實習的我,也因為在網站上看到了傑青會北京暑期實習活動而加入了實習的行列,我希望我的實習能夠與眾不同,我希望我的實習能夠帶給我最特別的經驗,於是幸運地,我來到了北京實習。 

我的實習公司-考拉基金(聯想控股)  


這次的實習公司並不是在拉卡拉總公司,我所在的公司是位於拉卡拉總部約1.5公里的考拉基金,是一家獨立於拉卡拉公司的創投公司,創投的全名是創業投資(Venture Capital)。

VC一般直譯為「風險資金」,指由一群具有技術、財務、市場或產業專業知識和經驗的人士操作,以其專業能力,協助投資人於高風險、高成長的投資案,選擇並投資有潛力之企業,追求未來高回收報酬的基金。 

考拉基金主要以風險投資為主,目前負責人是拉卡拉集團創辦人孫陶然的弟弟孫浩然,而孫總經理的位置,就在我位置正後方;記得第一次踏入考拉基金的辦公大樓,外面寫著「中關村SOHO」,裡面有個從一樓延伸到十六樓的透明玻璃採光,好高級的辦公大廈,我內心這樣想著。 

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來到考拉基金,期待的是在這工作上能夠學到許多東西,而害怕則是擔心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夠應付投資公司專業的工作內容。 

別小看主管交代你的「小事」 


記得剛來到考拉基金工作的第一天,與公司總經理丁總簡單的聊了一下,丁總問我未來想要做什麼?有什麼規劃,其實這個問題在我的腦海中想了一遍又一遍,16歲的我,20歲的我,24歲的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都不一樣,方向也一直在變動。

或許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問了我自己:「我能做什麼?」還有「我會做什麼? 」而回到我身處的這個小房間,「在這個公司裡面,我能為公司貢獻什麼?」頓時覺得自己變得好渺小,履歷表上的經歷在這個時候顯得更諷刺。

離開小房間的時候,丁總跟我說:「那就先從會議紀要開始吧,記得我以前也是從基礎開始幹起的!」   

2016年9月19日

財金系卻跑去新創實習?原來PM是「笑一笑就哭了」的角色

0 意見
從財金系畢業大概也三個月了,有想過要不要乾脆就乖乖進金融業,或再繼續讀個財金所算了。但大概就是沒興趣吧,就跟吃東西不能加香菜一樣沒興趣。

所以在這邊懇請拜託親朋好友,別再為難小弟有關投資理財報明牌等問題了,我承認我就是個不務正業不走本科正途的壞孩子。

雖然不務正業很開心很帥,但說穿了就是潮水退後沒穿褲子的孩子。為了不當啃老族,還是得想想自己究竟想做什麼。所以畢業前很努力地去接觸不同領域的事情,尋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大概是天公疼憨人吧,過去看似毫不相關的經驗,突然之間好像又都可以串連起來。所以很幸運的,暑假去了一直很喜歡的25sprout當實習生。至於在做些什麼,底下會慢慢說明。

但如果大家想先看到兩個月的總結,我只能說:「 不務正業,就是個別人講什麼你聽不懂,你也不用考慮別人會不會聽懂你,因為你連講都不會講的過程。


至於之所以會想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研究所要開學了,雖然實習還是會繼續,但去的時間變少,感受可能不會再這麼深刻了,想說就趁熱來記錄一下。

25sprout新芽網路 


先來介紹一下我們公司「25sprout」,我們主要在為客戶打造非常棒的網頁和APP,同時也有自己的產品Backstage和SurveyCake。

別只想當好人!我的「完美主義」反而害慘了公司

1 意見

去年冬天,我在蘇州工作。記得那晚外頭下了些雪,正當準備下班時,總經理突然跟我說:「Nick,明早跟我到上海一趟,準備好我們的產品,也把下一代的新產品帶上,到時一併跟官員做個演示。」 

我聽了指令後,看了下手錶,約莫晚上快七點。照理來說,這時工程部應該下班了。於是我馬上到工程部找了工程主管Sam,麻煩他提供明日的演示產品,並進行最後的測試。

Sam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了解情況後馬上動工。半小時後,其他產品都檢驗ok,就是唯獨那款還沒上市的下一代產品出了點問題。在使用者介面上出現了一個不相干的小方框,不影響操作,但有礙觀瞻。

Sam試著去解決那個bug,但一個小時又過去了,依然沒有進展。期間Sam試著打電話聯絡台灣總部的研發主管,可是大家早下班了,總聯繫不上。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九點,心想這問題今個兒大概也解決不了。況且Sam搞到現在還沒吃飯,實在有點不好意思再為難他。 

於是當下我想了另一個方案,還是將這個有bug的產品帶上,但同時也帶著前一代的機型做預備。當晚回宿舍後,我把今晚的狀況跟解決方案寫在Daily Report上傳給老闆裁示。不過可能傳的時間稍晚,老闆當晚並沒有回覆。

隔天早上七點,我跟司機接到老闆後,隨即前往上海。老闆一上車就問我昨晚的狀況,他非常生氣地問我:「為什麼昨天當下不打手機告訴我?」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