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關於創業的3件事:為何「滴滴打車」沒有車、Airbnb也無房?

0 意見
                                                                                                                                                      圖片來源
過去兩年多來,在工作與碩班的雙重伺候下,我前後研究了中國上百個互聯網創業個案。這些案子大多以平台形式出發,且不約而同地喊著「共享經濟」、「O2O」、「細分市場」及「微信營銷」等口號,儘管產業別不同,商業模式卻都大同小異。

過去幾天,我把以前的資料拿出來比對,發現在這短短的兩年內,就至少一半以上的平台已經銷聲匿跡。

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所以我整理了平台創業時常會面臨的三項挑戰,分別從「平台的建立」、「平台的獲利」到「平台的瓦解」逐一檢視,期許能帶給平台創業者一些幫助。 

眾所皆知,Uber沒有任何一台車,但目前估值680億美金,是全球最大的未上市獨角獸公司。滴滴打車Uber一樣沒有車,但其估值也有350億美金,居全球第三。Airbnb沒有任何一間房,但估值亦達300億美金,是全球第四大的未上市公司。

從上面的幾個例子不難發現,這些公司最大的資產早就已經不是有形的實體,而是一個為用戶提供服務的虛擬平台。


ㄧ、平台的建立:雞生蛋?蛋生雞? 


雙邊平台的建立有三個要素:需求端、供給端以及應用平台本身。
建置應用平台這檔事相對簡單,只要做出一款APP、網頁、甚至是辦個微信公眾號,都可以形成一個簡易的平台,創業者可以透過組隊或者是外包來完成它。

然而,我認為真正困難的,還是在於找到雙邊平台的兩端—商品或服務的提供者(供給端)與用戶(需求端),以下我就拿滴滴打車的創業故事來舉個例子。

2016年10月24日

新鮮人前5年該知道的三件事:你是愈走愈「闊」,還是走頭無路?

0 意見
早陣子和相識十多年的朋友聊電話,談到我們都相識的一些人,儘管大家起步相近,畢業5、6年後,各人的際遇已有明顯分野,也漸漸拉開距離了。兩個背景,能力相近的人,為何跑了幾年後的收入和職級會有這麼大的分別?

原因是事業的策劃和選擇。跑得快,不如跑的方向對。

但這是很難的事。

當一個年青人畢業,步入職場,通常得到的advice要不是「追隨自己的夢想和興趣」,不然就是「做自己擅長的事」。

但正常人在畢業時,都是沒有太大理想,沒有方向,亦未探索到自己擅長的地方。

遺憾的是,年青人一畢業就要在認知不多的情況下選擇職業,而所選擇的職業,又將影響餘下的事業路。

走錯路要翻盤不是沒有可能,但當你的首5年走錯了,知道要怎麼計劃,要重新開始時,人家已經用5年時間建立了事業的基礎,準備再下一城。

圍棋界素有「二十歲不成國手,終生無望」的說話,放在職場也是一樣,工作了十年以後,如果還未到達某個層次,則很難再追上去了。大器晚成只是特例,而非常態。
                                                                                                                                    圖片來源
所以問題是:一個剛畢業的年青人,應該如何好好利用工作的頭5年,確保5年後仍有爭取成為國手的機會?

畢業6年以來,我與數以百計的人或深或淺地共事過,有比我年輕數載的,也有比我年長二三十年的。通過第一手的接觸和觀察,得出了三個要點:

2016年10月18日

去美國打工渡假需要的不只是「勇氣」,而是「相信自己」

0 意見

關於美國打工渡假,相信如果是個旅行重度患者,應該都會有一定的憧憬,用最少的花費就能夠在夢幻的美國待上三至四個月。

而我,在今年參加了這項計畫,而後來在與其他交換生交流的過程中,似乎很多人都是因為美國影集、電影,而對於美國有莫名的期待。

至於我,其實並沒有上述的那些憧憬,我的出發點也非常的簡單,當時只是對於一陳不變的生活感到厭倦,有一種想要丟下課本、丟下制度,逃離這個城市、這個國家。

其實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逃走,只是在當下,我好像就這樣覺得,只要逃走了似乎就可以找到另一個出口,對於生活可以再找到熱情以及期待。而美國,它夢幻、陌生、遙遠,附加價值還加上能夠每天練習英文,而成了我逃離前往的目標。

從上述其實可以發現,這一切只是一個衝動,而這個衝動卻給了我勇氣踏進了那樣一個未知的世界

在美國待了三個月後,我回到了台灣。有很多的感動在心中,回過頭也非常地感謝當初那個衝動並且任性的自己,有很多東西讓我發覺如果我從未踏上那片遙遠而陌生的土地,也許我一輩子都無法感受,在這邊,我想要分享在這段旅程中我所獲得的一些領悟:

一、初期—只有勇敢並不夠,更多的是,要有相信自己的韌性


在一開始的階段,是最難捱的時間。

我無法忘記那段時期,要我說,我幾乎可以保證那根本是我這20年來最黑暗的時刻。當時,我在遊樂園裡的速食店工作,每天要面對的是,常常聽不懂主管的指示、聽不懂客人的要求、看不懂顯示螢幕上餐點的縮寫、冰淇淋做了幾十個還是做不好,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團隊的trouble maker。

每天每天,在工作完回去後,挫折感不斷來襲,那些時候我常常在否定自己的勇敢,勇敢這個詞好像突然成為了我人生的絆腳石,我挫敗的在一個我無法迅速改變的窘境,是勇敢把我帶到了這個陌生的國度,可是勇敢並沒有給我足夠的力量去面對我的挫折。

然後我又想逃了,逃回那個舒適的台灣,工作的時候想、睡覺的時候想、吃飯的時候也想,無視無刻都想。

可是我內心的另一處,卻有著很多的不甘心,那個力量似乎說著,我都通過了整整半年來的各種簽證、工作面試流程,才來沒多久就倒下、放棄,是多麼愚蠢且不值得的決定。

還好,我是多麼的幸運,遇到了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的我的室友Yuliia。 

2016年10月6日

把路人變粉絲!「這三招」讓他的YouTube從13萬人變26萬人看

0 意見



哈囉我是阿滴。三個月前的今天,我發佈了一個影片訂下2016年的頻道訂閱目標:在年底前達成25萬訂閱。短短三個月過去,阿滴英文頻道訂閱就從13萬倍增到26萬了。我想除了感謝以外,不如來分享一下這三個月的成長中我搞懂的事。 

首先要從7/2上傳的新方向影片開始講。自從今年4月我全職做 YouTuber 以來,一直沒有辦法突破觀看數跟訂閱數,頻道低潮了兩三個月。那時因為已經沒有穩定的薪資所以開始有經濟壓力。

我不禁想:在網路上做教育性影片真的能夠像娛樂性影片找到那麼多觀眾嗎?

不過這段期間雖然感到無助,我依然努力研究。在參考了無數個 YouTube 頻道、節目形式、跟創作者生態後,我定下了三個新方向:活化教學內容、打造社群歸屬感、養成觀眾習慣。

1. 活化教學內容 


第一個決定是來自於 YouTube 上各式各樣的教育頻道。從全科系的 Crash Course 到老師多如牛毛的 EngVid,普遍的狀況都是訂閱者數量跟影片觀看數不成比例。意思就是「讓人訂閱」不是問題,讓他「留下來固定收看」才是挑戰。

任誰都會覺得可以免費學到知識是一件好康的事,所以頻道的訂閱門檻比較低。不過現在是網路內容爆炸的時代,除非是高度需求或是強烈動機的學習者,要讓一般人願意挪出五分鐘自主學習是知識型創作者面臨最大的困難。所以訂閱高,觀看低。

他們要的不是一個教學權威,而是一個喜歡分享的朋友。

我認為這個問題可以由兩個層面解決。首先是影片主題本身就引起人的興趣。當影片主題是吵架常用的英文當紅英文歌曲分享台灣人常犯的蠢錯誤,這種生活化的教學會比起文法規則或是解題技巧更引起一般人的興趣。

再來是養成觀眾對主持人的親切感。一個教育機構會找代言人(比如說想到巨匠就會想到 Janet)就是因為他能引起大家的好感,也讓大家覺得容易親近。比起聽權威解釋,聽朋友的推薦跟分享更可以引起共鳴。 

阿滴英文2016“觀看時間”數據表

所以,7月起我們改變了節目方向,加入更多生活化教學系列,主持部分也走向一個朋友分享的定位。從一開始實施就明顯看得出成長,觀看時間增加了三倍以上。以前的觀看時間高峰變成為了現在的基底。這就是現實,當創作者不只是做「自己想做」的內容而是也參考「觀眾買單」的內容,觀看時間就會提升。

2016年10月5日

104人力銀行廣告的謬誤:別只會消費李安和吳寶春

0 意見
昨天開始,一個104的廣告在網路上爆紅,讓我想起自己求職的經驗:
圖片來源
記得還是學生時候的我,曾經發出豪語,表示自己將來絕對不會靠人力銀行來找工作,甚至根本不會去註冊帳號...

我是私立大學化學系畢業(大一差一學分被二一,畢業前還延畢了一年),國立大學MBA畢業(又延畢了快兩年),加上當兵一年,退伍後曾經有半年多試圖創業但尚未成功,之後又跑到肯亞將近一年當國際志工,然後才開始找工作。

剛回來台灣,即便心裡已經有大致上明確的方向和目標,但是在一切不確定的情況下,著急的我早就忘了當初的豪語,默默地註冊104、填了履歷、丟了幾間指標性的媒體公司,後來當然是石沈大海,至於會透過104寄信給我的企業,不是保險就是直銷。 

後來,我自己製作了一份「創意履歷」,拜託學長姐和朋友幫我直接丟給好幾個雜誌社的社長或是總編輯,才好不容易獲得一個兼職的機會,月薪大約10K左右。

接著,我輾轉進了另一間新創沒幾個月的媒體(那時候公司只有四個人),我自己不要臉地去投履歷,爭取了很久,最後還是只有拿到兼職的工作,一週去三天,月薪18K。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