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

為什麼我會傷心地離開台大MBA的畢業典禮?

這篇文章會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解釋我下這個標題的原因,第二部分檢討我自己並分享經驗。

反覆思索,我們畢業前該學會的東西是? 


這天是台大 MBA 的畢業典禮,每個學生都接受教師的撥穗儀式,傳承下這個科系的責任,準備進入社會貢獻所學,但從一早開始,我總覺得穿在身上的碩士袍輕飄飄的沒有實感,到底過了今天,過了碩士這兩年,我該承擔下什麼樣的責任,我對得起這座大學嗎?我……我對得起這座大學嗎?我在心裡反覆的默念著這句話。

晚上,結束了撥穗儀式,我跟老媽吃完飯後散步在大安森林公園,我跟她分享著這兩年所學。
「身為一個 MBA 學生我們必須為這個社會奉獻,在最困難的時候站出來解決問題,在台灣這個國家逐漸走下坡水火危難之際,如果在古代就像是敵人都已經兵臨城下,我們難道還能只顧著囤積自己家裡的糧食嗎?……」 
講到一半,我一度哽咽差點強忍不住淚水,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講這件事講到差點哭出來,我突然意識到我必須說點什麼,在這個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即使我並非站在台上致詞的那個人,我必須為我的言論負責,去說清楚自己的邏輯,在兩年間用這這個社會無數的資源學習後,建構出自己的觀點並且分享,這是我理所應當盡的社會責任,如果這篇文章有任何值得你認同之處,請你幫我轉貼出去,並任意加上你的任何看法或者反面意見。
老實說在畢典現場,我非常非常的難過,我彷彿看到我這兩年學習的縮影,我沒有看到半點高等教育的精神被彰顯,更別說 MBA 教育精神了,我沒有要怪任何人,我認為老師、學長姐、學弟妹、同學全都很好,而且也帶給我不少收穫,但我的確看到這個體制出現了巨大的問題,為台灣的高等教育走下坡下了最好的註解,畢典當天的氣氛非常的輕鬆,或有教授、同學發表他們對於畢業的感言,但都讓我感覺少了什麼空蕩蕩的,而這些缺少的東西應該會要是我們從這裡帶走的核心價值,支撐著我們在未來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我認為這個核心價值就是「責任感」還有「同理心」。這兩項本質構成了我認為的「領導」的本質,而 MBA 教育旨在培養領導者。唯有具有責任感,我們才能夠在第一線將手弄髒低下腰做事,承擔困難解決問題,擺脫菁英浮誇的詛咒,唯有同理心,才能夠讓我們將小愛變成大愛,苦別人所苦,在未來有機會站上這個社會的高位時,能夠堅持價值去行正道。

而這兩項價值我幾乎沒有在這個 MBA 學到,就連最後要離開的時刻都沒有半點跡象,我始終認為我是來這裡學「商道」,而非學習成為一個「商人」的,因此我對於這個所的期待很大,失望也很大。

台大校園最珍貴之處,在於其多元性


好在台大還有一個最棒的地方就是「多元性」。我們可以容忍不一樣的教授、同學、甚至是不一樣的場域同時存在在這個校園內,任何怪人都有機會在這裡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落,因此這兩年期間我幾乎是跳脫系所的框架去學習,在不同領域的書海裡徜徉,慢慢建構出自己的價值觀。

雖然我並非什麼商業競賽常勝冠軍,也並非知名投銀、管顧的實習生,但在這兩年間我確確實實地認為我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也反覆思索我們該在這個學位學到怎麼樣的領導價值,我認為我的確在坎坷的路途中不斷往自己希望的方向推進,因此我認為自己雖然在學習上還有很多有待加強之處,但我確確實實認為自己對得起 MBA 精神。

再給我一次機會唸 MBA,我能夠怎麼做得更好? 


我會逼自己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為我認為研究所生涯對於很多學生來說可能是非常具有啟發性的,但同時也是具有傷害性的,這兩年或許可以造就一個人,但也能夠毀了一個人。

我自己大學就是台大的學生,所以我深知這所學校「多元」的特質,能夠善用所有身邊的資源去打造自己的學習路徑,但這實際上是非常困難而且阻力重重的,身邊很多同學都是外校進入台大 MBA 就讀,研究所的課程密集,所有人都忙著實習外加參加商業競賽,一不小心很容易喪失在這些繁忙的事務中直到畢業為止。

我認為 MBA 課程帶給我的最大的價值就是給了我一塊「入門磚」。在 MBA 第一學期時我的學習成效的邊際效益是非常高的,我從對於商業知識一無所知的工科生,快速提升到有一個大概的商業地圖。

但當我發現在二學期之後我就不再需要系所的框架時,它們仍舊死命的綑綁我,我認為對於同樣在這樣的框架下感到窒息卻又不像我有具備大學就累積的先備知識來與其對抗的人來說,後三個學期可能不只是邊際效益遞減,而是邊際負效益,而這個情況我認為恐怕不只是發生在這裡,而是發生在全台灣的每一所大學跟研究所中,所以我認為我應該寫下這篇文分享我自己的一些經驗。

我認為 MBA 學生最該學會的兩件事


「學習」跟「領導」這兩件事情是我認為 MBA 最該學會的兩件事。我自覺做得不夠好,但也自覺有些收穫,希望在接下來的段落分享並且檢討過去的學習經驗,能夠給予後人一些啟發,也給予自己更多的警惕。

1. 為什麼我們該學習如何「學習」?

因為未來身處商業世界,我們必須接受第一手的資訊,快速下決策,並且不斷根據快速更動的環境改變自己的認知,去修正原有的作法,這種種的能力,都關係到的我們最本質的學習能力,有人說 MBA 課程中學習的眾多商管知識都已過時,但我認為這些訓練不只是要幫助我們建立知識,而是要教會我們在以後的商業戰場中如何快速有效的學習。

2. 為什麼我們該學習如何「領導」?

因為在 MBA 中我們學習著高層次的思維方法,日復一夜的鍛鍊著自己的領導能力,但領導這件事多數人平常都不敢提及,沒有太多社會經驗的我們,談何領導?但在現在這個緊密連結的世界中,競爭如此巨大而快速,若沒有領導的能力,我們根本不可能組織一群擁有同樣信念的人,去完成一件具有影響力的事業,因此領導能力可以說是 MBA 訓練的根本。

MBA 兩年,「學習」上應該學會的三個面向


1. 為自己訂製出一套客製化的學習

考上台大國企所後我無比興奮,便在碩一上便選修了各種重課,但由於大學唸的是工科,基礎知識不足我馬上感受到了巨大的挫折感,一學期結束後,超過負荷的課程量幾乎讓我整個人快要垮掉,我也開始感受到巨大的迷惘,好像什麼都只學了一點,但似乎什麼都沒有真正學到,看著身邊優秀的同學,每個人都在眼神都露出自信的光芒,我越發的不清楚自己到底來幹嘛?

於是不顧家人的反對,我在碩一上結束後休學去當兵了,我希望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暫停一下,那一年除了思考自己的定位外,也開始大量閱讀,利用零碎的時間大量的閱讀,閱讀了一百本以上的書,將市面上幾乎所有的商業的經典書籍都看完,舉凡賈伯斯傳,貝佐斯傳,伊隆馬斯克的傳記都在閱讀之列,我逐漸地為自己建構出了一套商業知識的世界觀,也透過這些人的故事建立出自己對於商業的信念,我了解到自己希望能夠在未來透過商業的工具發揮影響力,為這個社會創造價值。後來一年役期結束,回到學校後,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學習上了軌道。

以上的故事,我真正想要說的是,在這兩年期間我們都必須對自己的學習負責,掌握最適合自己的學習速率,MBA 的課程安排無疑是非常緊密而扎實的,每個人都計畫趕在兩年內修完所有課程,再加上大量的課外實習還有商業競賽,但這也造成了多數人淺碟式的學習。我認為每個人都有最適合自己的學習速率,最好的方法是我們能自己規劃自己的學習進度,如果你是學習速度比較慢的人,這代表你可能必須放棄很多的機會,你可能不能擁有像同學那麼多的課外實習和參加商業競賽的時間,但你也可能因此真正建構出扎實的商業知識基底,並且抓住學習的本質。

2. 大量接受不同領域的知識,建構多元認知能力

上了研究所後,我才開始充分了解到台大這所學校的價值,這所學校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多元性,光是管理學院就有各式各樣的課程還有外界的業師回來開課,可是就如前述所說,急著把課修完的人是不會注意到這些的,但我認為這些多元性正是台大管院最大的價值,學習不同知識,學習將自己置入不同的場域之中,並學習跟不同思維的人合作,這些不是在短短的商業競賽就能夠做到的,但若你願意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在台大不同場域學習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們都能在生活中真正學習到這些不同領域思維的細節精妙之處。

就我認識的同學,很多人都在會計系、財金系所的課程修課,更不乏有人去心理所或者社會所修課,就算是在實習的選擇上,也很多人前往一些非主流的產業,我認為這些嘗試都能夠產生高度的價值,對於我們未來處於社會之中該如何去跟不同性質的人有效率的合作,關鍵就在於自己一路以來累積的思維能力,是否能夠轉換思維去接收別人的語言,並且用別人聽得懂的話溝通。

就我自己而言,我除了商業知識之外,學習了社會學、哲學、文學、政治學、歷史學、人類學,還有心理學的知識,當然我個人的興趣比較廣,別人不一定要學習那麼多元的領域,但這些知識跟商管的知識結合後的確讓我感覺到自己某些異於他人的特質,我幾乎能夠跟任何領域的人溝通,並且快速理解他們話語背後的深層含義,並且能夠在比別人短很多的時間吸收新接觸到的大多數知識,特斯拉的創辦人伊隆馬斯克也說過,他之所以能夠在那麼多的產業創造出成功的新創獨角獸,就是因爲它能夠拆解出各個學科最關鍵的本質,但這些前提都建立在你願意踏出自己的舒適圈去接觸這些新知識。

3. 將自己的觀點輸出,鍛鍊批判性思考

這可能是 MBA 對於學習上最好的訓練,在 MBA 最經典的訓練就是必須閱讀大量不同領域的商業個案,進入個案的情境後換位思考,幫助個案中的主角解決他遇到的商業難題,由於小組討論,你必須說服小組其他成員你的觀點是正確的,這就必須要為你的觀點建構出邏輯,但是這個訓練近年來可能也被過多的課程毀掉了,由於台灣的大學普遍使用英文個案,但台灣人的英文閱讀能力不如外國人,往往必須花上大量的時間去消化英文資訊,學校在不得已之下只好刪減個案的數量,但卻又造就了訓練頻率的不足,再加上學生普遍在就學期間有很多的外務,又無法分配時間給為數不多的商業個案,這項訓練最後的效果往往聊勝於無,大家苟且了事,最後對於觀點的增長往往非常有限。

MBA 兩年,「領導」上應該學會的三個面向 


1. 為自己定位,找到自己的戰場

MBA 課程中最愛談品牌,每堂行銷、策略課討論企業最後為什麼會成功,最後總是會扯到品牌,但是在未來的真實世界,我們要做到不只是了解別人怎麼做出一個成功的品牌,我們更需要自己動手幫助企業打造出品牌,但在做這件事之前更應該問的是我們是誰?我們認知的世界為何?我們又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我們又為什麼要領導別人一起完成這件事?

每個人喜愛的東西都各不相同,我們真正該做的是利用有限的時間去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我還記得入學時李吉仁教授對大家說著,當你每天從床上起來時,請問問你地自己的心,是否對今天充滿期待?你又是否對自己正在做的事業滿懷熱情?如果沒有,請你持續地想,每天無時無刻在面對任何新的體驗時重複問自己這個問題,不要停止。

當我們終於認識了自己,找到自己心中最重視的價值,這些價值才能延伸為我們正在做的品牌的一部分,這個品牌才不會是假的,我們才有底氣領導別人跟我們一起做這件事,如果我們停止問這個問題,每個人就會只記得自己對於金錢感興趣,然後要追求金錢時最好的答案就是進入管理顧問業或者投資銀行,所以這兩個行業一直是 MBA 學生就業最主流的選擇,但或許我們想做的不止於此?如果我們入學時想做的不只於此,那畢業時也不該僅只於此,永遠不要停止,擦亮心中的價值,因為有人,才有品牌,而有品牌,才有領導。

2. 承擔責任,從自己開始向外建構出當責文化

領導的本質核心就是責任,領袖的價值在於站出來承擔困難,為他人分擔痛苦,為什麼我們高等教育培養出的人才為人詬病,甚至被批評為作秀的菁英,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在最困苦時承擔責任,沒有辦法彎下腰來弄髒自己的手做事,而承擔的責任的另一個基礎就是同理心,當我們有辦法聽懂別人的話,當我們能夠同理別人的痛苦,我們就無法對於別人的問題視而不見。

在台大我修過一門最好的課堂中,目前擔任遠傳的策略長的 Sherman 老師曾經告訴我們,在未來 AI 當道的世代中,我們社會需要的是能夠解決「陌生且複雜的問題」的人才,期許我們都能找到自己的價值,並且在最困難的時候主動站出來解決問題,而這些能力實則是能夠在日常中一點一滴培養的,當你為自己說的話負責,當你能夠為自己做的事負責,你身邊的人也會慢慢被你影響,而這往往就是一種好的領導,真正的領導不是叫誰叫誰做事,而是讓你身邊的人看著你主動想要跟你ㄧ起做事,在學生的生涯期許我們都能培養出這種能力。

3. 說服別人,動員別人一起改變

這可能是領導最重要的特質,也是我認為對我而言最難學的一課,領導的最後一哩路就在於你是否帶動別人跟你一起做事,畢竟在這個時代大多數的偉業都要靠著分工合作,一個人能夠完成的有限。我認為要做到這件事有兩個面向就是你必須要有很強不動搖的信念,而且能夠將它感染傳遞給別人。

想要動員別人必須做到的基礎,也就是上面提及的那兩點「為自己定位」和「承擔責任」,但除了這兩點以外還需要一股打不倒的勇氣,並且能夠在別人還尚未理解你給予你異樣眼光看待時,在無數次的挫敗中,始終保持初衷,老實說這點我也還在學習中,要做得到這點的人很大程度上必須要能夠忍受孤獨,直到勝利的花朵綻放前。

不要止步於當羊群裡的老虎


這句話背後的意思不在於我們不應該處於羊群之中,而是我們都應該努力地提升自己,不要讓自己身處在一個安逸的環境中,停止改變的步伐,我們都應該自居為羊群裡的老虎,並且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喚醒更多沈睡的老虎,然後努力帶領自己周邊的人、帶領這座島,這個世界前進。

台大,縱然已失去部分之宇宙之精神,但要注意的是傅斯年說的是「將宇宙之精神獻給這座大學」,我們都可以是這句話中的主詞,這個社會的人很多,但是改變的人很少,正因為很少,所以珍貴,1 個人就能帶動 99 個人的改變,如果你是那一個人,我們少不了你,一個都不能少。

行文至此,你大概已經能夠理解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了,因為我們的教育正在扼殺人才,在不斷用體制壓榨後進者製造出大量的庸才跟奴才的同時,也摧毀了所有的天才,而他們都原本該是這個社會的希望,最後卻可能成為我們最痛恨的特權階級,重複複製他們得到的資源。引用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最近說過的一句話,這個社會有三種人,第一種人逃避痛苦,第二種人對抗痛苦,第三種人享受痛苦,第三種人謂之菁英,他們會沒事去找挑戰,沒痛苦去找痛苦,他們會將自己所有的無限的資源都分享給別人,但願我們都能努力成為這種人,然後將心中多出來的愛分給更多需要的人。

總而言之,其實這篇文的意義不但是總結自己的學習成果,也是希望給予後進者一個借鏡,希望各位辛苦進入 MBA 的窄門後,能夠善用資源挖掘出最大的價值,進而在這短短的兩年得到最大的學習成效,高等教育得目的不只在於讓你習得實用性的技能,而是為了讓你成為一個更成熟的一個人,屆時你能找到自己生命的方向,擁有一顆更加寬廣而且寬容的心,創造出屬於你自己的人生價值,並且發現你在他人生命中能夠有所貢獻的角色,若任何人讀完這段文章,能夠在 MBA 兩年的時間或者畢業後能夠更加釐清你自己的座標,那我花在這篇文章的時間就有價值了,由於文章過長,如果大家有興趣,我再寫下一篇文,闡述我自己認為 MBA 應該學到的領導本質的三個觀點。

我自己雖為一名無名小卒,卻也期待為這個社會貢獻,並且發揮己力試圖凝聚有為者的力量,我長期主辦書旅知識社群,與參與者們透過閱讀大量思辨提升自己的認知能力,若你對於後續討論有興趣,歡迎在臉書搜尋 Boison Chang 跟我討論交流你的想法跟問題,我也會持續分享自己的觀點。

 ┌────────────────────────────────────┐
MBAtics & Boison Chang
台大MBA人,台大工科人,非典型商管人,非典型工科人,精通樹狀圖筆記術,對於知識有熱情,對於教育有理想,長期經營推廣知識社群「書旅:讀書交流社群」舉辦線上線下讀書導讀會,未來希望能夠盡一己之力,為台灣的改變付出一份心力,投身職場也莫忘初衷還請多多指教。歡迎與作者臉書聯絡。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